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京报评论
新京报评论 新浪机构认证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65,190
  • 关注人气:3,4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欢迎投稿

北京《新京报》评论周刊欢迎投稿,信箱:xjbplzk@163.com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文|王琳


曾引发舆论关注的韶关学院教授娄高明校外兼职被控贪污案于近日落幕。据媒体7月11日报道,广东韶关中院已裁定准许韶关市检察院撤回起诉。裁定书显示,韶关市检察院撤回起诉的理由,是“指控娄高明犯贪污罪证据不足”。一年半之前,韶关中院认定娄高明“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公共财物”,犯贪污罪,判其有期徒刑6年。


案件反转背后是科研人员司法保障的提升


这一个案的结局并不出人意料。早在今年年初,就有媒体援引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一份情况通报称,“该教授利用学院提供的科研活动条件从事获取横向服务经费和科研经费的行为,应以民事合同约定处理,不应进行刑事追诉”。在“检察一体”原则之下,韶关市检察院撤回对娄的起诉当是最可行、也是最便捷的司法纠错之路。


与娄案在司法程序中的推进同步齐走的,还有制度对科研人员兼职的司法保障不断提升。


2016年7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的《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保障和促进科技创新的意见》中,就特别强调应“充分考虑科技创新工作的体制机制和行业特点,认真研究科技创新融资、科研成果资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近期,一张“老人在甘肃礼县第一人民医院缴费窗口前双膝跪地”的照片在网络间流传,引发舆论热议。我们不难发现这个缴费窗口设计的让缴费人员站也不是,蹲也不是。这一场景和去年热播的《人民的名义》里的一段何其相似。

     

面对网友们的曝光与质疑,7月6日,陇南市礼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通过其微信公号作出回应称,当日上午8时30分,这名老人在给其妻子办理报销手续时,因气短腿疼,在签字报销时无法站立,所以跪在医保窗口前办理业务,被网友拍下了照片。


出现上述情况,主要原因是县第一人民医院疏忽所致:在医保报销窗口设置之初,曾考虑到群众的困难,配备了一些凳子,但因监管不力,导致凳子丢失,没有及时增补。

   

因监管不力,导致凳子丢失,没有及时增补。这个理由未免有些牵强。更何况,这个缴费窗口的设计确实有问题,缺失了“人性化”的考量。只考虑了里面办事人员坐着的高度,没有考虑外面缴费者的感受,有等高的凳子配套还好,一旦凳子不在只能弓着身子。凳子丢失就那么难以发现吗?但凡有点服务意识,就应该看到缴费者的不易,进而上报医院重新购置板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罗志华

浙江省某市肿瘤医院医生陈明红,今年2月份又只拿到了1000元的绩效奖金。据媒体报道,最近半年来,因他所在的呼吸内科医保经费超标,全科的人都被扣钱,奖金只能按保底金额发放。


涉事医生之所以被扣钱,是因为他在诊疗过程中超出了医保付费的规定金额。按照当地“单病种付费”规则,医保部门只按照患者当次住院的第一诊断向医院支付医疗费用,例如,患者因结肠息肉住院,结肠息肉就是“单病种”,该病种的医保额度是4800元。如果超出这个限额,医院就会被直接扣钱,医院为了减少导致亏损的诊疗行为,就会扣医生的钱。


也许有人问,医生省着点花钱不就行了?可单种疾病有难易,也可能存在并发症,且很多患者不只患有一种疾病,只按第一诊断付费,第二、第三甚至更多诊断的疾病也许同样拖不起,若要同时得到治疗,就只能占用第一诊断的费用。


4800元是否能够满足一名结肠息肉患者的治疗,取决于这名患者是否存在并发症、是否患有必须治疗的疾病,这说明医生看病是否被扣钱,有时只能碰运气。


如果医生的运气不好,收治了一位病情复杂的患者,为了让费用不超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仲鸣


贵州3名医生因尘肺病诊断“误差”被抓事件,持续引发关注。据后续报道,早在3名医生2017年底被刑拘前,当地煤企至少7名被诊断为尘肺病的矿工就因“涉嫌诈骗”被抓,羁押1个月后均获取保候审。


日前媒体又曝出新料:首个被抓的矿工任云凯,2016年7月因被指“尘肺病诊断造假,涉嫌骗取社保金”遭遵义当地警方刑拘后,虽然在取保候审期间到警方指定的贵阳一医院重新做尘肺病诊断时,再次被鉴定为职业性煤工“尘肺壹期”,可直到他今年5月病逝时,他仍是“戴罪之身”。


这无疑有违常理:当地警方指控任云凯“涉嫌骗保”的理由,原本就是尘肺病诊断造假,结果二次鉴定中再度确认他有尘肺病,这还是绥阳县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给出的结论。按理说,当初的理由已被推翻,“骗保”指控自然也难以成立,理应尽早还当事矿工任云凯以清白。可为何事情过去近两年了,当地有关方面仍未对其有罪或无罪给出明确结论?


当下,“疑罪从无”的司法原则渐次深入人心。在该事件中,已故矿工任云凯被指涉嫌骗保何止是“证据不足”,压根就是“理由不成立”,也理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 熊志


6月26日晚,江苏南通一名女子爬到住宅楼楼顶想要轻生,经过消防和公安3个多小时的工作,最终女子放弃了轻生念头。但是在救援过程中,楼下有围观者却用灯光刺激女子并起哄“跳啊,跳啊”,消防中队副中队长立即喝止了他们。没想到还有人爬到更高的楼层,依旧尝试用强光灯去照女子所在的顶楼。


不到一周,甘肃女孩跳楼时的围观场面再次上演。所幸救援及时,那些怂恿自杀和干扰消防救援的举动,没成为压垮生命的最后一根稻草,但这场面回头看依旧让人心有余悸,它说明甘肃女孩的死亡,还没有换来社会层面足够有力的警示效果。


对意欲自杀的人而言,轻生不少时候是因为外界刺激,如果在站上楼顶那一刻,能够收到来自社会的善意,其内心的绝望多少会驱散。只是当围观者将强光打向女子时,这种只为更清楚地观赏他人苦难的举动,让女子原本悲惨的故事,扭曲为一种可供消费的作品。


看客文化本质上还是指向人性中冷漠、自私等原始的一面,正如有论者提到,怂恿自杀,更多是在去个性化的群体环境之下,人性弱点被放大的结果。


所以,讨伐围观者很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 刁大明


将近17个月之前,刚刚上台一周的特朗普政府就通过行政令方式绕开国会立法抛出了针对七个穆斯林国家的所谓“限入令”,随即在美国国内乃至全世界引发轩然大波。而今,经过多轮各层次的司法拉锯战,6月26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5票支持、4票反对的表决结果,最终支持了特朗普政府已经修正的“限入令”版本。

    

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观察,对于特朗普“限入令”的支持应该是一种必然,并不在意料之外。

    

众所周知,按照目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的政治光谱计算,特朗普及其共和党保守派阵营显然占据优势地位。在这次判决中,5比4的分歧性就足以体现这一点。试想,如果在保守派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去世之后,奥巴马提名的自由派人选可以快速补位的话,如今的罗伯茨法庭势必将由五位自由派法官掌舵,其风向将大不相同。

    

而也正是因为补位的机会最终由于共和党主导的国会参议院的杯葛而落入了特朗普手中,于是,足够继承斯卡利亚衣钵的尼尔·戈萨奇成为第九人。保守派不但得以稳住阵脚,而且戈萨奇与所谓“骑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汪东旭


据媒体报道,湖南邵阳大祥区区委副书记阳志奇给同属邵阳的隆回县县长刘军发了条短信,他在短信中称,“陈某春、阳某贞是我妹夫妹妹,家里发生了一件事,请你指示当地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认真处理、不要欺负他们……”6月26日,阳志奇的短信截图被传到网上,引发网友热议。有网友质疑阳志奇是在耍特权“解决妹妹家里的事”。


因为修路的问题,新闻中的陈某春、阳某贞与村干部发生了纠纷。这本是一件“小事”,但因为作为亲戚的区委副书记给县长“打招呼”,迅速引起舆论围观。此事甫一曝光,关注的焦点就已不再是修路产生的纠纷,而是公权力是否逾越乃至滥用的问题。


因为很多人在遇到类似纠纷时,不一定会有作为基层政府官员的亲戚来给自己撑腰。如果面对的是强势的“对手”,很多人只能吃哑巴亏,甚至陷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困境。


权力本应在公平、公正的轨道上运行。如此,民众才能感受到权力规范运行带来的安全感、获得感。权力与政府官员的私人情感是两条道上的车,不能并驾齐驱,更不能混为一谈。否则,权力就会乱操心,权力运行生态就会被破坏,甚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 拂晓


张玉玺想不通,真凶都已归案17年,自己为何还等不到一份无罪判决。

 

1992年,张玉玺卷入一场邻里斗殴,造成张超明死亡。张玉玺的堂兄弟张胜利、张叶外逃,张玉玺被批捕,1997年夏邑县法院以故意伤害致死罪判其有期徒刑11年。


“我就没见到这个人(张超明),我当时被打伤了,不知道谁死了。”上诉后,二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就在发回前,张胜利、张叶被刑拘,2001年夏邑县法院认定张胜利持木棍猛击张超明头部,致其颅骨粉碎性骨折死亡,判其有期徒刑13年。


按说,张胜利、张叶都归案,把犯罪事实查明特别是认定了张超明被打死的真凶、并对其追责后,张玉玺就会洗去不白之冤,被宣告无罪释放。吊诡的是,张玉玺等到的并不是这样的结果。被羁押9年并在真凶归案后,张玉玺虽然于2001年9月走出了看守所,但拿到的并不是一份无罪判决书,或者是检察机关的撤案通知书,而是一张“经取保候审,予以释放”的证明。此后他的案子再也无人问津。


这样的做法匪夷所思。虽说错案有时难以避免,但发现出了错,应当依法纠正,并还被冤枉之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郑伟彬


每当在技术或工具上取得进步时,人们总对未来充满了乐观的希冀,希望借助技术的进步,改变现实中糟糕的部分,比如人类生活的城市。


最近几年,随着诸如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的发展与应用,用科技力量改造或重新建设人类生活的城市,便成为新的潮流。比如,谷歌的姐妹公司Sidewalk Labs,在加拿大政府的支持下,正在为多伦多打造一座智慧城市,通过借助谷歌的科技研究成果,解决城市的运营、交通、住房和能源等问题。在这里,谷歌为人类描绘了崭新的城市面貌和新的生活方式。


毫无疑问,我们对科技公司运用其科技研究成果来解决现实中城市面临的诸多问题,应该予以肯定。但也需对此保持足够的耐心和审慎的态度。


因为,即便这些技术认为是“智能”的,但充其量也只是人类建设城市的工具箱中的另一套工具而已,不要指望它可以解决现在所面临的所有问题。


人类生活的城市,本身就是人类社会文化的聚集地,城市的建设是人类社会文明的一种集中反映。换句话说,它并不只是各类建筑或物体的机械拼凑,而是特殊地理环境下人类的创造性的社会表达。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徐明轩


6月20日,甘肃庆阳一名年轻女子坐在百货大楼8楼的边缘企图自杀,在生命挣扎的最后4个小时里,上演了一幕人性丑陋的活报剧。楼下围观者不断怂恿女孩自杀,有的大喊“怎么还不跳”“把驴都熊栽倒了”。一些人还录制了小视频在网上传播,有的索性开启直播,疯狂吸粉。


最终,女孩跳楼轻身。据当地警方的通报,一些起哄者及发布视频者已被拘留,警方目前还在继续摸排。


女孩自杀了,“心满意足”的看客应该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怂恿是否构成杀人罪?以生命为代价的直播,会是一场廉价的“互联网爆米花”吗?


看客怂恿的法律后果,可大可小,需要做具体事实和法律分析。在刑法理论中有“教唆”的概念,如果看客只是“怂恿”已有自杀决心的人自杀,一般只是强化自杀者的决意,很少能认定为犯罪。但是,如果自杀者属于缺乏认知能力的精神病人,则构成故意杀人罪的间接正犯。

即使怂恿者不构成刑事犯罪,也可能因为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而要承担行政责任,以及,死者亲属可以要求其对死亡承担民事责任。


《治安管理处罚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