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新歌声》S02E08

(2017-10-02 23:43:03)
标签:

杂谈

一、肖凯晔《至少还有你》vs 毛雨张《烟火里的尘埃》

《至少还有你》原唱林忆莲,原曲 E 大调,音域 #G3 - B4,肖凯晔 E 大调转 F 大调 & f 小调互切,音域 #G3 - D5

《烟火里的尘埃》原唱华晨宇,原曲 F 大调,音域 F3 - G5,毛雨张版 #F 大调,音域 #F3 - #A5


肖凯晔延续了在盲选阶段的歌路,采取了「都市抒情歌 R&B 式转音」的演绎方法:选择了听众们非常熟悉的旋律,增加大量的装饰音(主要用在句尾长音),使得旋律线条变得灵活——但这些炫技性的 R&B 转音听起来并不显得过于生硬,唱得比较松弛,分寸感拿捏得好。

但稍有异议的是对于调式上的变化:原曲中虽然在副歌段中主旋律的第三句出现了降三级音,但整个乐团总体还是在大调式的色彩中。但肖凯晔把第二句的三级也改成了降三级(「只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使得副歌段的第二三句都带有强烈的小调色彩,副歌段内出现了明显的调式切换及色彩对比,整段的调性就有点紊乱。这种改法稍显突兀(周杰伦也提到了这一点)。

毛雨张在节目视频中没有发现太明显的硬伤,但通过演唱后导师的点评,可能她出现了一些音准的问题(但都在做后期的时候给修掉了)。但即便修正了音准问题,毛雨张仍然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歌不适合她。

这首歌她定调上只比华晨宇高了 1key,虽然她后面翻了很多高音上去,但大段的副歌段,音高都围绕在 #A4 左右——A4 对于男声而言是高音,已经有金属光泽了,但 #A4 对于女声,仅仅算是中高音,完全唱不出爆发力和光芒感。副歌段整段的黯淡不是歌曲结尾飙俩高音就能挽救的。此外,毛雨张没有表现出这首歌应有的「神经质」,唱这种神经质的歌,开始要稳、要淡、要苍白,然后随着情绪推进而制造出戏剧化的对比,而毛雨张还是用一个相对传统、通俗化的方式去正面表现,和歌曲是有一点错位的。这种神经质,华晨宇、陈粒身上有,苏诗丁,乃至本季的杜星萤这种素人身上也有,不取决于咖位,取决于气质。


二、肖敏晔《Mad 给我一首歌的时间》vs 张泽《Billie Jean》

《Mad》原唱 Ne-Yo,原曲 C 大调,音域 G3 - B4,《给我一首歌的时间》原唱周杰伦,原曲 #C 大调,音域 #G3 - #D5,肖敏晔在 D 大调转 bE 大调,音域 A3 - E5

《Billie Jean》原唱 Michael Jackson,原曲 #f 小调,音域 #F3 - #C5,张泽原调原音域


非常可惜的一组演唱。

肖敏晔这首《Mad 给我一首歌的时间》串烧非常之精彩。两首歌本来没什么关联,但一串起来缺发现风格接近、调式律动旋律方面也都有相似点,稍微往对方的方向靠一靠,整个串烧曲就显得非常连贯流畅了(而且段内乐句还能相互穿插呢)。虽然谈不上「二度创作」,但这个灵机一动的串烧念头也足够精彩。要给编曲者黄雨勋老师点赞。

肖敏晔也是我个人认为综合实力非常强的一名选手,台风、演唱能力、风格把握、舞台经验都在本季选手里算优秀的。这首歌即便唱得稍微有点发紧(都被陈奕迅批评唱歌时含胸了),但发声、语气、装饰音等都处理得不错,整体的律动感非常舒服。要不是碰见了张泽,在这一轮能把肖敏晔 PK 下去的学员不多(姐姐肖凯晔都不一定能赢)

而张泽在目前看来是难以战胜的,因为 Beatbox 是个实打实的技术,是可以系统使用在歌曲演唱当中并且大幅提升音乐冲击力、丰富作品形态的(而 live loop 这种奇技淫巧价值反而不大,玩上几遍新鲜劲就过了)。对于台下的三十几位制作人,张泽这种世界级的 B-boxer 的演出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当然已经有制作人评价他的演唱部分的水准还需要加强,但至少现在还没有犯大错。


p.s 《给我一首歌的时间》的副歌用了 17654325 的变体:I - V/VII - VIm - Vm - IV - (III - VIm) - IIm - V


三、李硕《位置》vs 叶炫清《想自由》

《位置》原唱 A-Lin,原曲 E 大调转 #F 大调,音域 #F3 - #D5,李硕版 B 大调转 #C 大调,音域 #C3 - #A4

《想自由》原唱林宥嘉,原曲 A 大调,音域 #C3 - A4,叶炫清版 bE 大调转 E 大调,音域 G3 - E5


音乐综艺,尤其是选秀比赛看多了的同学,还是能够隐隐发现歌唱比赛中风格的「相生相克」:通常音乐形态比较复杂的「富文本作品」,容易对形态相对简单的作品形成风格碾压,但在风格和编曲上过度追求复杂导致过犹不及,反而会被简单真诚的作品挑落马下。但这一组的李硕和叶炫清不论是作品风格、歌路乃至综合实力,都是相似且接近的,那么胜负可能就在毫厘之间(确实最终票数也很接近)。

这两首歌都没有进行改编,只是平移了音高(因为都唱的是异性歌手的作品),叶炫清的《想自由》增加了一个升 key 段落,总体上都继承了原曲的音乐形态。两位选手的音准(在经过后期修饰后)都没发现什么问题。相比之下,李硕的演唱语气变化更多、情感更外露(有几句小拍子稍有不稳),而叶炫清的音色更为立体(有强化唇齿音、高中低频都很丰满),单论演唱表现真的是非常接近。演唱以外,这俩人外型条件都不错,台风也都比较规矩,可能小叶年纪更小且未婚的身份会多来一点点感情票?以及后出场的选手也会更占便宜一点。


p.s 《想自由》副歌用了 4536251 的变体:IV - VIIm/IV - IIIm - VIm - IIm - V - I - I7


四、张婉清《因为单身的缘故》vs 郭沁《船歌》

《因为单身的缘故》原唱杨宗纬,原曲 a 小调,音域 C3 - A4,张婉清版 #c 小调,音域 E3 - #C5

《船歌》原为印度尼西亚民歌,郭沁版 D 大调转 F 大调,音域 A3 - D5


李宗盛有一个极为特别的能力在于,他可以在歌曲的表达当中,自如地在「说」与「唱」之间切换。主歌部分且唱且吟,段间甚至会串出两句接近朗诵的的念白,但又能自如地切换回歌曲既有的旋律,乃至层层推进,进入跌宕婉转荡气回肠的副歌。「说」与「唱」之前的分寸极其难拿捏,稍不留神就会把「歌」的仪式感与艺术感打破,而李宗盛常常以「吟」过渡其间,既用念白增添了亲切与诚恳感,但又绷住了歌唱的张力,没有垮成曲艺,反而又蕴化出一层世间的道理,发人深省,比如早年的《生命中的精灵》、又如后来的《凡人歌》,再比如近两年的《山丘》,皆是如此。

但他的弟子们,在拿捏起「说」与「唱」的分寸时,总嫌火候不足了些,他们都是优秀的音乐人,他们有自己的细腻与精致,但他们却唱不出大哥那种至平至白而返生出来的洞见与豁达。所以听他们唱大哥写的歌,措辞行文、旋律走向都非常李宗盛,但由他们唱出来,总不免有点强说愁的感觉——其一表现在他们的声音都太温暖圆润,没有被生活打磨过的粗粝,其二则是唱与说之间有明显的刻意切换,没有嬉笑戏谑潇洒自如的感觉。比如杨宗纬、比如李剑青。

张婉清在驾驭这首《因为单身的缘故》时,就显得更为勉强——主歌部分的唱与念的切换非常生硬且跳跃。一个很重要的细节是张婉清用了太多的颤音去修饰长音,而颤音本身是口语发音中很难用到的音色——越用颤音,你的主歌的唱与念之间的反差就会越明显、连接起来就会越生硬。整个主歌段让人听着唱不像唱、念不像念,不知所云,副歌段唱得再好也无力回天了(况且也只是顺利唱下来而已)。自己的优势:音色与中性化的定位——完全没有展现出来。本来张婉清的条件和实力还不错,可惜选错歌毁所有。

而相比之下,这首《船歌》就毫无疑问的胜出了——郭沁的声音淡、纯,但缺乏成年歌手的爆发力和华丽感。于是这首歌走了浪漫主义路线,把她和现实之间制造出距离,用一首此前在华语地区曾广为流传的印度尼西亚民歌进行世界音乐化处理,画风有异域感、旋律却似曾相识、形态简单悦耳,把郭沁的声音衬得愈发清纯与空灵。歌选得好,改编得也好,尤其是在简单原曲的基础上扩写得好。

(感觉郭沁穿得也太随便了吧,感觉是周末正和同学逛街时被编导拉回家换了条裙子就来现场录像了……)


五、朱文婷《别让梦醒来》vs 胡斯默《无字歌:孔雀西去》

《别让梦醒来》原唱左右乐队,原曲 D 大调,音域 #C3 - G4,朱文婷版 B 大调,音域 #A3 - E5

《无字歌》,胡斯默版音域 D3 - F5


《别让我醒来》这首歌是在节目里第一次听到。认真听了几遍,感觉这首歌写得还是充满情感、蛮真挚的,但歌曲结构还是稍微有一点问题。编曲上,配器层次的发展有点稍微生硬,前半段从演唱和编配都很抒情(钢琴 弦乐,频繁使用了和弦琶音),然后进入了频繁的摇滚 / 抒情段落的穿插,最后还使用了进行曲式的军鼓 管弦乐。形态使用得有点丰富得过度,而没有处理好段落间的过门与接口(不同风格的段落连接得有点生硬)。同时,调式和声在没有特别元素的情况下(抒情歌常用的寻常大调式),旋律走向会很受限制(要避开好多耳熟能详的旋律线),导致整个主歌的旋律都不甚舒展,同时副歌段的区又没有提上去(可能是唱不了太高),所以旋律本身缺乏足够的推进力,推高情绪只能靠音色(加大嘶吼程度)。总体感觉作为独立乐队的作品可圈可点,但直接拿来当作竞演作品,还是有点粗糙而不够严谨(即便想选大家不熟知的歌曲,也有很多比这首歌更适合比赛的)。

朱文婷的版本有尽力去弥合原曲中不同段落的编配错位(第一歌副歌段没有像原曲那样爆发而是弱处理),整个歌曲层次的发展显得更有逻辑性。后面的说唱段落增加得……不能说不好,但至少在呈现上是有瑕疵的(朱文婷和伴唱的节拍整体都错位了)。整首歌听下来,还是觉得不连贯,段落之间连接得不紧密,各种风格元素特征呈现得都很明显,但会让人听着累。

《无字歌:孔雀西去》改编自法国印象主义大师拉威尔著名的《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Pavane pour une infante défunte),尽管拉威尔矢口否认自己是印象派作曲家以及他很多作品确实也带有明显的古典主义特征,不过这一首确实是典型的印象派作品。此外,帕凡舞是流行于16世纪欧洲宫廷的舞蹈,因为其舞步端庄凝重,优雅似孔雀踱步,也被称为「孔雀舞」,这也是此曲曲名中「孔雀」的由来。

呃,好像一列举原曲出处有点欺负人……毕竟从作曲的布局谋篇、声部配器乃至旋律勾勒能力上,一只年轻的乐队显然是无法和印象派大师相比的。如果有可能的话,尽量多从经典的、深刻的、经过了时间考验的优秀作品中汲取营养。但大家也别忘了刘欢老师在选曲上的开阔视野,以及在改编方向上的准确把握(你看这首歌选了武音作曲系的刘胡轶老师编),毕竟并不是每一个优秀的古典音乐作品,都能在如今流行化、娱乐化的媒体平台上,把握好艺术深度和通俗表达之间的平衡的。

至于胡斯默,能把这首作品完整地唱下来就已经非常难得了(稍有点视唱练耳能力的同学可以试着扒一扒这首歌的和声,调性变化之频繁比寻常流行歌要难上三四个等级),况且还在如此之高的音区处理得自如而优美。我非常喜欢的改编和表演(感觉这首歌在这一轮就用了有点可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