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陆弃│直击底层现状(1):厂妹们无处安放的青春

(2017-10-01 21:31:10)
标签:

杂谈


陆弃│直击底层现状(1):厂妹们无处安放的青春



有人告诉我,厂妹一般会有三种结局。第一,在厂内或附近工厂找个对象,结婚后继续在工厂里打工。第二,回老家结婚以后就不回来了。第三,辞职以后与另一半经营档口、早餐夫妻店。

的确,当命运被贴上专属90后的厂妹标签时,大多数人的生命轨迹都会变得清晰起来。独生子女时代,许多地区仍然有着重男轻女的思想,一些家庭为了生育男孩不得不让这些尚未成年的姑娘们出去谋生。对于贫困的家庭来说,年轻的劳动力如果不加以利用必然会使本就苦不堪言的生活雪上加霜。送走一个女孩,就意味着家里减少一份口粮,并且能够多一处进项。这些被家庭“抛弃”的女孩唯一改变命运的机会就是远离家乡,成为“厂妹大军”中的一员。

大多数厂妹的命运辛苦而又平凡。她们像机器人一样活着,每天在流水线上从事着重复机械的劳动。她们鲜有能够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因为每一家血汗工厂的老板都会想尽办法压榨工人们的剩余价值。她们必须面对每天10小时以上的工作,必须适应昼夜颠倒的生活节奏。即使是国家法定假日,她们也不能充分享受到全部的假期。仅有的假日他们也不得不为每小时几元的加班费埋头苦干。在一些工作要求严苛的工厂,她们甚至连去一趟厕所的时间都会被计时,一旦超过规定如厕时间就会被工头找由头扣除应得的工资。在这里,稍微“调皮”的厂妹都不能完全拿到老板许诺的工资,因为她们总会犯一些看起来不能被原谅的错误。

一位老板曾叫嚣道决不允许工厂里存在工会这样的组织,即使厂妹们能够有幸进入拥有工会组织的工厂里工作,也会发现工会不过是工厂老板亲戚的养老地,鲜有能够为女工权益发声的工会。在这些地方,厂妹们处于绝对底层,她们甚至无法鼓起勇气去反抗工友中普遍存在的“厂霸”。

绝大部分厂妹都会安逸于现状,除了薪资的问题她们很少会发表自己的主见。但在这些生命轨迹早已清晰的群体中,却涌现出了大量无处安放青春的精灵。她们因为没有受到过良好的教育,不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她们中的大多数最终只能走向一条不可回归的生命之途。

厂妹这个称谓,最早源于有名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富士康,动辄十多万名职工的富士康俨然一个缩小型社会。在这里,工友们起初将在厂内外从事“兼职”的女孩称为厂妹。这种兼职,实际上就是出卖肉体。当然,除了这种依靠出卖肉体获取报酬的厂妹,还有一批相对光鲜的人群,她们因为姿色不错被企业老板或中高层看中,成为香港佬、台湾佬的二奶。在广东,皇岗、龙华、观澜、石岩等地都是厂妹聚集的“二奶村”。

她叫小雪,今年25岁,已经是一名进厂工作10年的厂妹。她生于大别山腹地,因为家庭贫困初中毕业的她就被父母介绍给亲戚带到南方工作。15岁进厂,中途不知换了多少份工作。如今的她除了年龄增加之外,她不知自己在这10年中还得到了什么。

10年前,她第一次踏进南方的城市。当她跟随亲戚坐着20多小时的绿皮车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时,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她从出生至今只不过去过县城,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多雄伟的高楼大厦。她下定决心,将要在这座崭新的城市里有一番作为。

可惜的是,事实并非她所想的这样。她被亲戚带到了偏远的工业区,这里的环境比她的家乡还要恶劣。她进了一家电子厂工作,呛人的气味让她无法适应,经常被刺的眼泪直流。但她没有办法选择,她不知道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还能做什么。

就这样,她每天在流水线上重复着简单的工作。她的工资并不能被自己掌握,除了少部分留给自己生活之用,绝大部分都被亲戚拿走扣除了相当一部分“手续费”后寄给家乡的父母。随着城市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进驻到这处工业园区,园区里也变得日益繁华起来。当她在2年后第一次走出厂区时,她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一到夜间,厂区附近到处都是莺歌燕舞,档口也越开越多。她第一次花了50元在一家档口吃了一辈子都没吃过的美食。

她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在园区里释放自己最青春的年华。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日。当身边的工友变得复杂起来,她也禁不起诱惑跟起风来。她用了自己两年的积蓄买了一台看起来很时髦的手机。下载QQ,聊天。那时除了在厂区工作,她大部分时间都用于聊天。直到有一天,她与一名熟络的网友决定见面。而正是这次见面改变了她的命运。

园区外的档口,他们选择在那里见面。吃饭、散步、唱歌,一切看似寻常。但是始终没有想到,她会被人在饮料中下了药。就这样,她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自己的处子之身。似懂非懂的年龄,她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反而还与这位男网友谈起了恋爱。

厂区里的恋爱注定是很难有结果的,随着工作的变动,她认准的男朋友很快从她的QQ好友中消失。而留给她的,除了初恋时的伤痛,再也没能留下任何记忆。

爱情的失败让她看透了自己。她甚至开始放纵自己,每到休息的时候都会与不同的人吃饭、嗨歌。她以为这些仅仅是朋友间的应酬,但她却忘记了在这种“陌生的社会”里,所谓的朋友除了为满足最基本的欲望外,很难再去考虑其它。很不幸,她成为一些人眼中的“肉”,而因为一次放纵的醉酒也让她变得彻底堕落。她被一帮人给轮奸了,事后得到了1000元的“封口费”。

她害怕极了,甚至一度想过自杀。当她在半醒半睡的状态中迷迷糊糊时,段长的一席话让她猛地醒过神来。段长跟她说:“这里的工人都是猪狗,拿到工资不是吃喝就是嫖赌。你既然进入到这个圈子里就要懂得适应,与其自杀不如好好享受。”的确,才17岁的她并没有享受过社会发展带来的好处,当她看到豪车里走出来衣着光鲜的摩登女郎时,她甚至会被那些年龄相仿的女孩暴露的穿着感到脸红。她要换一种活法。

就这样,她选择摆脱了亲戚的束缚,换了一家新厂工作。刚进新厂里工作,工资比以前少了许多,每个月只有1500元。除了吃喝她每个月还要给父母寄800元。她开始沉迷于化妆和打扮。每到周末她就游走于廉价的自由市场,在这里挑选她认为时髦的短裙、丝袜和高跟鞋。就这样,她通过精心打扮,依靠着年龄和身材的优势很快榜上了厂里的一位主任。有时下班,她故意磨蹭时间留下来只为能够和主任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主任是个秃头,大约有40来岁的样子。他整天在厂区里耀武扬威,大声呵斥着偷懒的工人。而她,很快就成功睡在了主人的床上。因此也在厂里获得了大量的特权。

她并没有籍此安于现状,在成功获得了主任的信任后,又在主任带她去饭局里勾搭上了一家厂子的老板。老板是香港人,一直想在内地养“媳妇”。她年轻、漂亮、身材好。很快就过好了其他工友十分羡慕的“小三”生活。

她以为她的好日子将要来临,她甚至开始想着自己这座城市里买一所房子,她想要把老家的亲人都接过来享福。但是她错了,老板的老婆很快带着人找上门来,她被扒光了衣服扔在街上,而她的周围除了冷冰冰的眼神什么都不见了。

她满身伤痕,又重新找了一家工厂工作。她不再安逸于流水线的工作,她开始成为工友口中的“厂妹”,给钱就能上。很多年轻的男工友为了发泄内心的欲火找她解决需求,而她也在收取了合理的报酬上尽量满足每一个工友的需要。

2016年,24岁。她在一次工厂组织的体检中被检查出来性病。她哭了,她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的生活。工厂的老板给了她一笔补偿后将她赶走。她默默的收拾行李,与几位关系较好的工友吃了最后一顿午餐,下午就离开了这里。

出厂之后,她租住了一所房子。15平米,800元一个月。她开始去医院看病,每次都要花上几百块。她舍不得,但又不能让这种“见不得人”的病发展下去。终于,她依靠药物遏制了病情的发展。

此时的她,依然还在这座中国经济发展最迅猛的城市里挣扎着。她又找了一份工作,依然是厂里的普工。

在这里,除了虚耗的青春,她不清楚自己能够拥有什么。老家的变化日新月异,父母也靠着这些年她邮回的钱盖起了楼房,她的弟弟刚刚结婚,正给她打电话说想买一辆新车。她回了一声,哦。就挂了电话。

小雪的人生轨迹仅仅是百万厂妹大军生活的缩影。她们因为生活的压力被迫沦为社会的底层,她们没有梦想,没有期盼,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活着。她们中的绝大部分只能适应艰苦、重复的体力劳动,在流水线上安放自己全部的青春。像小雪这样品貌优秀的,或许能够有跳龙门的机会,但是她们所处的阶级和环境,能够保证她们跳进去的不是火坑吗?

也许有人成功褪去了“厂妹”的外衣,但这些人所付出的不仅是全部的青春,还有一切常人所不能承担的风险和责任。

绝大多数人都会从“厂妹”变成“厂嫂”,她们所拥有的机会,只能是在人生暮年时纪念自己曾经有过的青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