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都是座位惹的祸:刘邦长子刘肥为何差点死于吕后之手

(2017-10-10 19:44:13)
标签:

历史

都是座位惹的祸:刘邦长子刘肥为何差点死于吕后之手
    话说吕后狠心地把政敌兼情敌戚夫人整成“人猪”,并让自己的皇儿刘盈参观之后,刘盈因惊吓过度,从此一病不起。皇帝不能理事,正好很有权力欲的吕后取而代之,我等这个等得花儿也谢了,以前刘邦驾崩时想撤掉那班军权在握的将军都不敢动作过大,怕他们造反,现在我可以垂帘听政做“幕后皇帝”了,何乐而不为?正中下怀也,想这一天想得眼都瞎了。


所以趁着皇帝儿子不能视政,吕后马不停蹄进行了人事大换血大洗牌,首先调淮阳王刘友去接替横死的刘如意做赵王。与此同时,为了加强吕氏外戚集团的实力,这年夏天还下诏追封郦侯吕台的父亲吕泽为令武侯,试探一下朝中大臣们的反应,加强舆论,接下来便加快了对刘氏诸王加以残害的步伐,以便建立吕氏王朝


反正,死亡的阴影在刘如意死后就全面笼罩了刘氏诸王。公元前193年(孝惠二年),刘邦弟弟刘交、齐悼惠王刘肥一齐前来朝见,吕后当然又是处心积虑摆上毒酒阵要刘氏诸王好看,要不是阴差阳错,刘邦的长子刘肥差点就被这个曾经的慈母吕后毒死,差点回不了封地。


那年十月的某一天,十分重情的汉惠帝与兄长刘肥在吕太后面前宴饮,即使是父亲庶出的私生子,因为他是大哥,所以皇帝弟弟居然不按职位尊卑安排座次,而是别出心裁按家人的人伦礼节隆重地请大哥上座,等于是不经意间颠覆了政治伦理,这就捅了政治马蜂窝,事情最终发酵为较严重的“政治事件”,刘肥也因为“盛情难却”超越君臣界线差点去阎王大爷那里报到。


从这一点上来说,说什么私生子最聪明那确实是有一点以偏盖全,至少此时的刘肥同学政治情商就不及格,弟弟叫你坐上席你就一屁股当仁不让给坐上你一点推让也没有,你不知道那是一个烤火盘吗?你的后妈想找碴儿收拾你你还不知道,还伸颈“引刀成一快”了不是?那么想做政治烈士啊,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怎么着,你不知道你的宝贝皇帝老弟是一个傀儡吗?


所以,有点怒不可遏也想趁机收拾刘氏诸王的吕太后,立马恶向胆边生,叫人倒了两杯毒酒放在刘肥面前,以祝寿献酒为名让刘肥饮下毒酒,好解决掉这个不知好歹的亲王,以免以后阻着吕氏发达。


不明就里的刘肥当然也不敢不喝,于是连忙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端起酒杯给看着自己长大的吕小妈祝酒。眼看刘肥就要没命了,可能是老天有眼命不该绝吧,这时候历史的喜感出现了,居然汉惠帝也不知好歹地站起来要和兄长一起敬母亲大人,又或者是有意保护兄长也未可知,历史的可能是无限的,刘盈经弟弟刘如意的被毒死估计也预感了母亲会下毒,当然就不排除他急中生智要救自己的哥哥,量你吕后也不会连自己的唯一亲生儿子也要毒死吧,咱们就赌这一盘。


这个就不好办了,最终吕太后果然也害怕了,不管是否难为情,于是不顾一切地急忙站起来,抢过宝贝儿子手中的的毒酒倒掉了。这一反常动作,就连傻瓜也会看得出这酒有问题,放毒的成份多些(倒是很有电视肥皂剧情节的味道),刘肥也不傻,当然也没敢喝了这杯酒,犯得上吗?那可是要出人命的,于是就摇摇晃晃装醉离开了座位,也由此避过了一劫,在这一点上刘肥也算是挺机灵的。


因为刘肥事后打听到那酒果然是毒酒,自己果然也曾和死神亲密接触过,差点还跨过了奈何桥,于是刘肥越想越怕,也不知吕妈妈一计不成以后又要生什么其他计谋来对付他,甚至于认为会魂断长安不能脱身回封地了,所以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忙寻脱身之计。


报告齐王,你也不必那么慌乱,凡事都会有办法对付的,我想太后只有惠帝和鲁元公主两个孩子,基本上是十分宠爱的了,我们就从这方面做文章吧。我想大王富可敌国,光城池就拥有七十多座,而公主只享食几座城的贡赋,和大王比就少得可怜。如今你要脱身,不如就割肉补疮,忍痛割爱把一个郡的封地献给太后,当作公主的汤沐邑,增加公主的收益,既显示了你的心胸开阔,也能博得太后高兴,太后一高兴,你的安全问题就绝对没问题了。齐国的内史对齐王献计道。


这个正是说到了点子上,老实说人生在世谁不喜欢金银财宝,钱不扎手,最好是多多益善,尤其是官场打滚的,不就图个加官进爵收钱收到手软吗?不然的话不如回家卖红薯?为了脱身,正有生命危险急于避祸的刘肥没有不吐饭响应的道理,反正城池财物也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大厦千间不盈八尺,何况连命都没了,有多少座城池也是一种虚拟意义,关于这一点,聪明的刘肥还是想得开的,从小自己就寄人篱下,莫名其妙委屈扛着父亲当年欠下的风流债,看别人的脸色,直到父亲当了皇帝,还债般地送给他七十多座城池,割点小肉送人换条命也蛮合算的。


于是数学成绩并不差的私生子刘肥毫不犹豫就献上城阳郡,送给自己的妹妹当另类头彩,这还不够,为了强调它的效果,让小妈彻底地心花怒放,夸自己是懂事的宝贝儿子,还不顾人伦违背常礼尊自己的异母妹鲁元公主为王太后,就是趴下学几声狗叫都无所谓,只要让吕后格外开恩放了自己就行,荣华富贵大家享受也是应该的。


果然,刘肥这宝押对了,也得感谢自己的谋士政策水平高啊,经过此种“危机公关”,吕后这尊神居然也被哄得很高兴,也没有说“不”的可能,俗话也说棍棒不打笑面人嘛,当然是非常愉快地接受了,还不忘了表扬这个吕后从小看到大也不是很难为他的刘邦长子,说他真懂事,要是刘邦诸子都像他一样听话,有好东西不忘了拿出来和兄弟姐妹分享,没有非份之想,大家相亲相爱的,共同发财共同富裕,这个世界将会是多么融洽和谐,至少鲜血不会白流那么多,一切都是贪欲害死人也。


因为吕后一高兴,刘肥也知道自己不会在毒酒阵上打混,甚至不知哪一杯是自己该喝哪一杯不能喝了,换句话说是自己基本是安全上岸了。


接下来,当然是一家其乐融融地聚在刘肥京城的官邸摆设酒宴,满汉全席啊,大家仗着酒气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好听话儿,诸如要团结互助一致对外什么的,说了等于不说,打哈哈的干活。


酒毕,吕后也没有什么对刘肥不放心的了,这个庶子明摆着比自己的亲生儿子刘盈还听话还孝顺,量他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所以也就两手一摆,示意让刘肥返回封地了。


一个字:险。险过上了华山那条路。好在刘肥涉险过关,好好地来又好好地回去, 至少保命情商还算是蛮高的,不是葛朗台那样的守财奴。而且经过刘肥这么释放刘氏子弟善意之后,心狠手辣杀得性起的吕后可能是动了恻隐之心,又或且是捧了长斋,居然也不太为难刘氏诸王了,反正自己最恨的对刘盈威胁最大的刘如意也死了,也没有必要到处树敌,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居然有心思大兴土木修筑长安城,到了公元前189年(孝惠六年)全部竣工。为此各路诸侯还鱼贯而入齐聚京都,山呼万岁大肆祝贺一番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