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豺狼参谋”的过人之处——读辻政信《十五对一》

(2017-10-10 16:30:17)
标签:

历史

军事

远征军

辻政信

滇西抗战

分类: 战史

1

在日本的“二战”史上,辻政信是一个声名显赫、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与石原莞尔、濑岛龙三并称“昭和三参谋”。关于他的传说很多,而他战后作为畅销书作家所写的一系列著作,又为这些传说增添了斑斓诡异、真假难辨的色彩。

辻政信于1902年出生在日本石川县江沼郡一个经营烧炭业家庭,从小顽劣,小学老师断言他怎么努力也进不了中学。他深受刺激后发愤学习,先后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名古屋陆军幼年学校和中央陆军幼年学校。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36期毕业时为“首席”(第一名);陆军大学第43期毕业时,名列前六名优等生(排序第三名),得到过日本天皇御赐的军刀,是响当当的“军刀组”。从陆大毕业不到三个月,被任命为第9师团第7联队步兵中队长,参加了日军进攻上海的第一次淞沪战役(一·二八事变),并在战斗中负伤。这个履历,使其进入军界后一直笼罩着一圈光环,备受推崇,先后在参谋本部、陆军士官学校、关东军、“华北派遣军”、第11军、“台湾军” 、第25军、陆军大学及“中国派遣军”、缅甸方面军第33军任职。战争期间,辻政信先后以参谋身份参与指导过诺门罕战役、进攻新加坡、攻占菲律宾、瓜达尔卡纳尔战役和最后的滇缅作战。当然,这些战事中有一半是失败之战,但辻政信以一介参谋的权限,仍发挥了难以替代的突出作用。

 “豺狼参谋”辻政信大佐
“豺狼参谋”辻政信大佐

辻政信最突出的特点,一是举止特立独行,二是谋战确有才干,但这二者往往搅合在一起,使其毁誉参半。在关东军司令部任参谋时,他曾建议花十万大洋给张作霖办风光大葬,以消除关东军谋杀张带来的负面政治影响;在上海,他以中队长身份训斥一个用军车搭载酒店女老板的佐级军官,致使对方羞愧自杀;在诺门罕,他乘一架侦察机在前线降落倏忽又飞走,但留下了“英勇 ” 之名。在南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他曾带兵将扰乱军纪的小酒馆砸烂;看到高级将领在暑天扇扇子,便撕碎递给自己的扇子,搞得很多将官都红着脸悄悄收起了扇子[1]……这些“做秀式”的举动不胜枚举,给人以有“思想”、有“风骨”的感觉,被誉为“柙中猛虎”。也有人对其不以为然,比如号称“马来之虎”的第25军司令官山下奉文中将,曾评价说:“辻之人欲望强烈,奸诈狡猾,是个善于耍小才的人,非国家有用之大才。”

日本战败后,辻政信害怕盟军对其残杀英国飞行员、并将其肉用盐腌制后带头吃掉[2](他也因此获称“豺狼参谋”),强迫美菲战俘“死亡行军”,及在新加坡下令屠杀4万名华侨的罪行进行追查,扮成和尚、化名青木宪信,辗转于泰国、越南潜伏(PS:他这段经历颇有后来日本电影《缅甸竖琴》的影子)。期间,他主动联系投靠军统局局长戴笠,被秘密接至重庆,混迹于国防部第二厅,为国民党打内战出谋划策。在国民党方面庇护下,辻政信于1948年化装为普通遣返军人回国。不久,又投靠了美国间谍组织,在CIC(盟军总对敌情报局)、CIA(美国中央情报局)双重领导下,对新中国和东南亚进行谍报活动。有此后台为依仗,看到国际政治气候已经改变,他开始写书大肆吹嘘个人经历,先后出版《潜行三千里》《泰国和中国秘密活动记》《十五对一》《瓜达尔卡纳尔》《诺门罕》等畅销书,书中极力自我宣扬,隐匿战争罪行,博取日本旧军人的同情。1951年,他的年收入就高达350万日元,可谓名利双收。利用这种明星效应,他在1952年当选为日本众议院候补议员,1959年又当选为参议院议员。

1961年4月,他以旅行为由去了泰国、老挝进行间谍活动,不久即失踪。有消息说,他因阻挠当地的民族运动而被老挝人民解放军以间谍罪处死。后来,日本有人撰文说,他去那里的真正目的,是寻找当年日军掠夺埋藏起来的黄金……


2

辻政信是1944年7月9日自南京飞抵缅甸仰光的。这次,他从“中国派遣军”的高级司令部被下派到新成立的第33军司令部,传说是军部要仰仗其出色的军事才能拯救滇缅战场危局。但不久第33军司令部的同僚获悉,“调动真相是,辻参谋在占领中国的政策方面与东条总理大臣发生冲突,惹怒了东条;作为惩罚,才将其派往战局激烈的缅甸。其实是个意外事件”。 [3]

但第33军司令官本多政材却对辻政信的到来如获至宝,说:“1940年,在我担任中国派遣军参谋副长时,与辻大佐在南京首次有工作上往来,经过一年的接触大致了解其性格与能力。”辻政信初到时,第33军司令部尚有高级参谋白崎及参谋长山本。为了让辻政信放开手脚施展才干,本多不久即安排白崎调离,又让山本待在后方专管后勤,而让辻政信全权负责作战。本多的解释是:“辻大佐原本就是一个有能力的参谋,有一定的风评。他的个性是任何事都不喜欢受人掣肘,在可以充分实践其信念的环境下,便可以充分发挥其能力……但山本参谋长刚强的个性,对辻参谋而言毕竟是令人不安的存在。担心两人对今后的作战指导发生争执,乃让参谋长专心处理后勤业务。”[4]辻政信接任高级参谋之后,确实赢得了本多的信任,并被其领导下的参谋野口、黍野等所崇拜。比如野口曾评价说:“(辻参谋)作战思路可谓大胆,毫无畏惧,真是天下奇才,能得到他的辅佐如同是增援了百万兵力……之后的作战期间,上级方面军司令部的参谋也比不上辻大佐,基本上都是采取军的做法。”[5]

辻政信到达滇缅战场时,正值我中国驻印军围攻缅北重镇密支那,中国远征军对滇西反攻之高潮部。辻政信在经过一个多月巡视战场后,策划了“断作战”方案,欲图以第33军所辖第56师团及新增派而来的第2师团及第49师团吉田联队(第168联队)兵力为基干,在缅北方面采取守势,必要时可以自密支那后退至八莫、南坎继续防御;而在滇西方向对我远征军发起攻势,以此阻止我滇缅两军打通中印公路的战略企图。对此,第33军作战主任参谋安倍起初是反对的,认为不能轻易放弃密支那,但辻政信一句话即争取到了大多数参谋的支持:“不能在没有食物的地方作战。去云南!云南遍地都是食物,盘踞云南最合适。”野口评说,“这让人看到两者的差距。辻参谋果然是有超强的说服力,是作战之神啊。”[6]

 日军第33军司令部幕僚合影(后排左一阴影遮蔽者为辻政信)
日军第33军司令部幕僚合影(后排左一阴影遮蔽者为辻政信)

辻政信将此次作战命名为“断”,既有切断我两军会师之意,也暗含着“断而敢行,鬼神避之”( 语出《史记·李斯列传》)的口彩。但是,辻政信自己也明白,在此时滇缅战场敌我实力对比悬殊的态势下,虽然预期作战目标是一个“断”字,也只是一个时间上的弹性概念,即以持久战来“拖时间”。他后来曾解释说:“滇缅公路,无论如何在(1944年)年底以前,不能还给敌人,而须拖延至明年正月。能维持一天,便有一天的好处,可使全缅之战事有利。万一此强敌已达成其目的,而退回中国本土,则桂林方面战场,便成危局。”[7]由此,可见辻政信的全局观及战略视野。

从中国方面来看,由于滇缅战事期间发生了“史迪威事件”,导致中美关系濒临破裂,蒋介石后来一直认为,是史迪威主导的西线滇缅战场浪费了中国战力,从而导致东线豫湘桂战场的失败。蒋介石与辻政信的观点在表面上看似一致,但蒋介石是将东、西线对立起来予以臧否,因为东线之败在国际上大大伤了自己的“脸面”;而辻政信则是从两个战场配合策应的角度来考虑,战略思维高下立现。实际上,蒋介石的说法经不起反诘,因为当时所谓“中国战力”的增长点正是建立在美援物资基础上,而美援物资囤积于印度,仅有的“驼峰航线”运输通道就成为“瓶颈”。在靠近印度的滇缅战场“就近”利用这些物力作战,而不是拎着一只“漏壶”洒汤漏水地从印度远涉豫湘桂战场,恰是符合运筹学原理而高效使用战力的做法。若将滇缅战场与豫湘桂战场的日军视为一个整体,拥有辻政信那样的全局观,那么就明白无论在哪个地域消灭日军,都是一样的。何况辻政信策划“断作战”的攻击目标是“滇”——只要认为云南也是中国的一部分,就不会荒谬地认为远征军的作战是在为他人(英国人)做嫁。


3

自1944年8月底开始,至1945年1月28日我滇缅两军打通中印公路实现会师为止,日军的“断作战”前后分为三期,其作战效果是继续阻滞了我军5个月的时间。在“断作战”初期,辻政信的计划是以第56师团和第2师团从龙陵左右两翼攻击,待驱逐我第11集团军而收复龙陵后,再沿滇缅公路直驱松山,救援被我围困日久的拉孟守备队。但是,因第2师团在龙陵右翼(东侧山地)的攻势进展艰难,期间十余天内我军相继围歼松山、腾冲日军,使得日军的“断作战”因首期目标落空而被迫中止。粉碎“断作战”之后,我军又实施了收复龙陵作战及芒(市)遮(放)畹(町)追击作战,最终将日军残部驱逐于国门之外。

 辻政信手绘龙陵会战指导要图
辻政信手绘龙陵会战指导要图

按辻政信后来的自辩,自己是做了一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虽然他最初还是雄心勃勃、胃口很大的。但若能跳出“成王败寇”的思维来观照其表现,这位战争“操盘手”仍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

一是,将第33军前进指挥所从芒市前推至龙陵,抵近一线指挥并督战:

9月7日,鉴于右翼第2师团攻势进展缓慢,辻政信打电话给该师团司令部说:“战况未能取得进展,是由于师团长的作战意图未能有效贯彻至一线部队”,提醒对方看到参谋作用发挥不够。但该师团作战主任参谋宍户将了辻政信一军:“军司令部远在芒市,了解战场吗?”宍户在陆军士官学校高辻大佐一期,性情刚烈,曾在背后跟同僚说:“辻那家伙,明明是晚辈还那么傲气。”[8]辻政信当即回应道:“好,军部现在就推进到第一线去!”说罢即将电话挂断。“经请示司令官本多同意,一个小时内即完成了相关准备工作。此后,司令官、参谋长以下大部幕僚与电讯人员合计40名,分坐卡车两辆、轿车一辆,冒着大雨向第一线急进。至8日天明时,在云龙山上之树林内,已张开两套有伪装之帐幕,一套是司令官与参谋长用,另一套为幕僚用。这样,就无必要再一一以电话接听师团之报告。敌我第一线之冲锋、逆袭实景,已展开在三四百公尺之眼前,没有比这地更好的位置。……由于军战斗指挥所已移至最前线,师团方面亦无颜再留在后方。于焉勇兵团(第2师团)司令部于中午进出至第一线;龙兵团(第56师团)司令部则在日没时,亦稍为越出军部,在最前线定位。”[9]

二是,当第2师团“误报”收复二山(我方称三关坡),被其发现后毫不留情地指出,又主动要求到一线直接指挥该部战斗,并假冒“军参谋长”的名义给部队施加压力:

……数一数壕内之士兵,只有以中尉为首之二十余名耳。著者(辻政信本人)将带来之烧酒,分给壕内官兵各饮一杯,并打开地图与现地对照,发现此阵地无疑是一山(我方称锅底塘坡)之一部,与敌距离约300公尺。嗣又获悉:胜股大队两天前业已潜伏谷底树林内还未露面;联队炮兵阵地,即在隔谷地北边之棱线上。心想,“好!指挥此等部队,必可取得二山,试试看!”于是,利用敌我枪炮声间断时间大声喊叫,“军参谋长现在一山山上!”

“现在起攻击二山山上之敌。”

“联队炮兵下午2时起开始射击!”

“胜股大队立即攻击前进,迄至2时前,在二山阵地前作冲锋准备!”

“最后之炮击为2时零5分!”

“同时冲锋开始!”

“现在时间1时10分!”

“为勇兵团之名誉,必须占取二山!”

“参谋长在此地看!”

迄今像死那样寂静的山,才逐渐恢复有些动作。在此,可以看得到由谷底向山腹攀登上之胜股大队,其后突被敌迫击炮炮弹包围,以为已全歼灭,不久它又徐徐动起来。

2时,联队炮之第一发,正好命中敌阵地。还击之敌炮弹多我十倍。骤然,全战场又恢复激战之状态,热铁破片又到处飞舞。一山、二山都被弹幕包围着,人声也均被炮声压下去。2时半,枪炮声稍稳定时,看到胜股大队尚未到二山,像壁虱似的贴身在200公尺前之山腹上,动也不动。敌对此目标则倾注着猛烈的机枪射击。

假如不能配合最后之友军炮弹,而逸失冲锋之机时,战场会仍然如此地胶着拖下去。此时,二山上站立有丑陋的敌兵,他们似在嘲笑我军之失败。

“那么骄傲?看吧!”著者大声地喊叫,并由壕沟内跳出来。爬上掩盖的我,即取传令兵之步枪狙击之,有一名敌兵倒下去,“命中!”传令兵有趣地叫着,连续一枪又一枪,最少杀伤三名。其他敌兵即刻躲入壕内。作为还礼之敌人迫击炮立即集中射到我们头上,破片跳入壕内,炮烟使人窒息,三人乃重叠地伏在壕底,射击经过约十分钟便停止。非想别法不可,正想间,中尉以诚信之脸孔来说:“让我们也冲锋去吧!有廿名。”“好!去吧!通过此棱线左下方,向对面炮弹痕左边之壕沟冲进去,必可成功。”

正调整准备待机中,战场上忽浓雾突起,弥漫全山,敌我均被笼罩着,而消失踪迹,“正好!以夜袭之心情,立即出发!”凹下眼晴、充满杀气之廿名决死队,好像猴一样地跃进。约一小时后,在雾中到激烈之手榴弹炸音。嗣雾渐渐变薄,可以看到对面炮弹痕阵地内,我兵睨视着敌兵,紧握着上刺刀的枪而伏着的姿态。胜股大队在其后又继续走动。过些时,不觉大叫“成功了!占到了!万岁”!时为下午4时整。[10]

作为同僚兼部下的野口对此评论说:“军作战指挥所像看武剧一样遥望辻参谋勇敢、灵活指挥作战。辻参谋的英勇指挥行动立即在整个战线都成为热门话题。但也有部分人认为,辻参谋的行动是哗众取宠,参谋指挥部队是越权。参谋没有指挥权,参谋擅自指挥对拥有指挥权的统帅来说更像是邪门歪道。但是,当时是获得了第2师团长冈崎的许可,也是迫于急需救出拉孟守备队的特殊情况的紧急处置。”[11]

 第56师团长松山(左一)与第2师团长冈崎(右一)在龙陵
第56师团长松山(左一)与第2师团长冈崎(右一)在龙陵

4

在被迫退出龙陵后,日军一度企图在芒市继续死守。但因芒市地处坝区而无强固工事依托,第33军顾虑第56师团残部被我军合围歼灭,辻政信遂前往敌我对峙的第一线侦察敌情,为一味死撑面子的第56师团长松山寻找下令撤退的“台阶”,并直接处理了收容殿后部队撤退事宜。

11月18日晨,辻政信驱车来到第一线的神保联队(第148联队)本部。神保大佐向其介绍了全般战况,并称自今晨起我军攻击似乎骤变活跃,枪炮声亦相当激烈。辻政信当即让联队旗手小畑少尉带其到第一线阵地察看。而后,两人到达靠近道路旁最近的第一线中队阵地。该中队派在前方的监视部队,正遭受约200米外我军猛烈攻击。辻政信透过炮弹爆发所扬起之烟灰,看到穿着深绿色军服的我军士兵,正满山遍野地向山上爬。日军监视部队因受到我军压倒性的攻击,在山麓上一个一个地退下来。

此时,我军在对面高地上已安置重火器。不一会儿,辻政信所在的中队主力散兵壕,即遭到我机枪、迫击炮雨点般的射击,旗手小畑少尉马上摘下自己的钢盔,递给了没有戴钢盔的辻政信。利用炮击间歇,辻政信用望远镜凝视我军方面动态,不一会儿,看到路上急速驶来高级骄车一辆,在前方约300米处山麓停下来。内有高级军官四五人,爬上刚刚占领之高地——据笔者与我方史料互参,辻政信此时看到的乘“高级轿车”的“高级军官”,正是当日前来木康后山炮兵指挥所视察的第11集团军总司令黄杰和炮兵总指挥邵百昌。[12]辻政信即刻命令该中队长狙击,但因对方立即伏在棱线之阴影处,未能击中。对此情景,辻政信做出判断:“现在敌之攻击,在于观察所之占领。总攻恐在明天,最迟在后天11月19日为之。”

在第一线获得上述情报后,辻政信即来到第56师团司令部详细报告,并建议师团长松山,将撤退时间提前至19日夜;若20日以后转为阵地内战斗,届时即难以脱离战场。貌似“顽固”的松山祐三,需要的正是这样一个台阶,于是就顺坡下驴地同意了辻政信的建议,确定了19日夜全线一举同时撤退至遮放的腹案。

第56师团找回了面子,第33军也需要找回自己的面子。

这次辻政信前来芒市,带着一封第33军司令官本多写给蒋介石的亲笔信,内容如下:

蒋委员长阁下:敬肃者,敬维玉体安康为颂。

中日两国相邻,原应亲善和睦,不幸干戈互见,感慨万千。余奉职缅北战场,与阁下之精兵相战半载,目击贵属勇敢战斗,衷心深为同是东洋人庆。因战略上之必要,兹将芒市奉还,敬请接受。贵麾下战死之英灵,谨在此致哀悼之意。

本多政材敬启

此外,辻政信本人在南京“中国派遣军”总部任职时,曾代表裕仁天皇的弟弟、三笠宫崇仁亲王及司令官畑俊六大将,前往浙江奉化溪口镇祭奠蒋介石母亲王采玉的墓地,并拍摄了数张照片。此时,辻政信要把这些照片经由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送给蒋介石,并拟了一封说明情况的信,内容为:

立煌大将军阁下:

余仅一介参谋,无直接致书蒋委员长之身份。余在南京奉职时,曾代表三笠宫殿下及畑元帅祭祀蒋委员长慈母之灵,箱内现尚留有当时所拍相片8张。在此激烈战场上将何时遗失不得而知。据闻蒋委员长奉母至孝,兹适撤离芒市之际,特将此照片奉上,敬请转达蒋委员长为祷。

辻参谋11月19日

辻政信将此举定义为“武人的礼节”,但不如说是洞悉战争前景的博弈者在提前为后路“布子”。两封书函如何送交,辻政信知道其陆士同窗、第56师团参谋长川道有办法。果然,川道告之,芒市日军宪兵班曾捕获一名我军谍报军官恩义章中尉,系远征军司令长官部直辖谍报组成员。辻政信让人带来恩义章,并与其共进晚餐,待气氛融洽之后表明意图,将两封书函和照片交给他,并赠送了一些钞票和香烟作为礼物。当晚,即让宪兵班长将恩义章带至第一线悄悄放走。

“虽在作战中,仍向敌方表示敬意,这不是因为同为东洋人之血统吗?停战后,蒋委员长对于日本,以德报怨之宽大德政,岂不是也有一点同一心理吗?”辻政信如此评价自己的行为。战后,戴笠派军统特务将化装成和尚、易名青木宪信的辻政信,从越南辗转带至重庆,在国防部第二厅做顾问。辻政信曾暗中向卫立煌部一位上校参谋打听,那两封信确实送到了,并且转交给了蒋委员长。[13]

 1950年出版的《十五对一——缅甸的死斗》
1950年出版的《十五对一——缅甸的死斗》

5

在日军决定中止“断作战”第一期的9月15日,远征军已将总预备队第200师、腾冲方面的第36师及中央炮兵群调至龙陵增援第11集团军作战,但仍感兵力不足。于是,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派美军顾问团长弗兰克·多恩前往重庆统帅部要援兵。但是,当日正值东线战场桂林陷落,统帅部顾虑日军会继续西进威逼贵阳、昆明,不愿派兵增援滇西方面,于是建议远征军“改取守势,力图持久,待雨季结束后再与英军协同进攻”。[14]结果,远征军眼睁睁看着日军主力退出龙陵,而未乘势转为追击,硬是放了一个多月“长假”。而日军方面,因为攻势作战损失惨重又未能达到目的,也转而实施守势持久作战。兵法云,“攻则不足,守则有余”。但辻政信心里对日军实力的估算结果,不是一般的“守则有余”,而是大大的有余,甚至还可以将一些兵力转调出去支援别处。

——进入1944年7月以后,日军在太平洋方面的战局日益恶化。先是塞班守备队全员玉碎,使日军的所谓“绝对国防圈”出现裂隙;此后美军飞机开始借此新平台轰炸日本本土;东条内阁迫于巨大压力而垮台。早在第33军绸缪“断作战”的8月下旬,日本大本营作战参谋濑岛龙三少佐从缅甸飞来征求辻政信的意见。两人共同分析了日军面临的整个形势,辻政信表示在“断作战”告一段落后,即以实际行动支持大局。

据辻政信撰述:“太平洋方面之战况愈益激烈,美军对雷得岛(即莱特岛)之反攻,将到达最后阶段。依情势观测,敌方对其他方面之决战,虽行将连续发生,但彼视缅甸之价值,却已降低至第二或第三之要位,此乃极为明显之事实。在全般的立场上言,南方军应将其部分兵力,自动调还归大本营直接指挥;而缅甸方面军,也正是应将其一部兵力调还给南方军的时候。因之,在龙陵一带作战之第33军,应该尽量以最小限度之兵力达成任务,而将其余兵力调还给缅甸方面军才是”;“所幸的是,敌人的进击比预想的要慢。云南远征军由于在龙陵会战中损伤严重,眼下没有行动的迹象;印度远征军也没有要从密支那南进的迹象。第18师团也处于防御态势。此时,即使归还第2师团,大本营、方面军期待的本年度末之前继续阻断中印通道的任务仍能达成。”

于是,10月上旬辻政信拟了一份电报,经军司令官本多和参谋长山本同意后发给缅甸方面军:“方面军司令官钧鉴:内外情势愈益急迫,如有必要,请随时抽调勇兵团(第2师团)全部及狼兵团(第49师团)之吉田联队至其他方面,本军必能以其余兵力达成任务,请安心;转调时间自10月10日以后随时均可,谨乞钧核。本多军司令官谨上。”辻政信后来解释说,“实际上,面临15倍之强敌(指我滇西之远征军),将受由东西两方夹击之时,一兵一卒仍属需要,乃系常情。但念及祖国之兴亡,舍此别无他言。”参谋野口对此评论说:“辻参谋于10月5日向各参谋阐明归还第2师团的原因,各参谋闻听后很是震惊,都认为很难办。但辻参谋不愧是任过大本营作战班班长的人,只有他才能从大局出发,提前预判,真是识大体的决策。我对自己仅考虑自身正面形势感到羞愧。”[15]

翌日,缅甸方面军司令官河边复电称:“高见谢谢。由于第15军方面之战况急迫,盼即准备将勇兵团商于10月10日转用于曼德勒方面。”[16]

如前所述,9月15日我远征军司令长官部在向统帅部要求增兵,而在“断作战”失败一个月后的日军第33军却主动向上级“退兵”。两相对比,真是令人滋味莫名。

关于此后我军的追击芒遮畹作战,在辻政信看来完全是日军牵着我军的鼻子在行动,在回忆录中对我军被动迟缓的行动极尽嘲讽,对日军有条不紊的退却作战大加吹嘘,但这在相当程度上也是令人难堪的事实:

第56师团由于有已经准备妥善之阵地,与能遵守预定之退却,致能巧妙地利用它,以争取时间。此好似“来这里!来这里!”一步一步诱导小孩子后撤之慈母——悠闲之态度一般。追击之敌一迫至我军第一线,而真正作攻击准备时,我军又能在攻击开始直前,立即再行撤退至其次之阵地内。

这方面敌之后勤补给主要靠空投,马匹与车辆似乎很少。用坚固阵地逐渐紧迫之战法,直接空投第一线是可能的。但一度在地上接收空投物品,非再以人力背往前线不可之追击作战则不容易。察觉到敌有此弱点而予以反制,便是我军这种逐次退却作战法。当时我是先伪示将以全力防守,使敌真正为攻击而费时集积弹药;继而在其行将攻击前夜即行撤退,使敌又非立即追击不可。

我之能如此巧妙地持久退却者,在于数月前已在后方准备完妥之故。我是使神保(第148联队)、松井(第113联队)、今冈(第146联队)三个联队相互交替巧妙的配置,一面对应敌人一面退却。至11月底,我主力才能进入畹町周边阵地,而使神保联队配置于前进阵地,等待敌人之来。[17]

 战后任日本国会议员的辻政信
战后任日本国会议员的辻政信

(本文节选择《1944:龙陵会战》,三联书店2017年8月第一版)


[1] 诸葛亮《将苑》卷二“将情”一节,有“为将之道……夏不操扇,雨不张盖,与众同也”之论。日军亦将此奉为治军圭臬。

[2] 战时任日本《朝日新闻》记者、报道班员的藤井重夫战后曾撰文提及此事。另,曾任日军第33军参谋长的片仓衷少将战后也证实此事。

[3] [日]野口省己:《回想缅甸作战——第33军参谋痛恨の手记》,第124页。杨雪丽译。

[4] 转据日军对华作战纪要丛书《伊洛瓦底会战——缅甸防卫的失败》,第289页。

[5] [日]野口省己:《回想缅甸作战——第33军参谋痛恨の手记》,第124页。杨雪丽译。

[6] [日]野口省己:《回想缅甸作战——第33军参谋痛恨の手记》,第132页。杨雪丽译。

[7] [日]辻政信:《滇西之决斗——十五对一》,据钟彬《龙陵会战史》附录第四,第203页。

[8] [日]野口省己:《回想缅甸之战——第33军参谋痛恨の手记》,第175页。杨雪丽译。

[9] [日]辻政信:《滇西之决斗——十五对一》,据钟彬《龙陵会战史》附录第四,第133页。野口省己在其《回想缅甸之战——第33军参谋痛恨の手记》中认为,“军指挥所位置超越了两师团的作战指挥所,虽说达到了督战的目的,但也伤害了师团的面子”(第176页)。杨雪丽译。

[10] [日]辻政信:《滇西之决斗——十五对一》,据钟彬《龙陵会战史》附录第四,第135—140页。

[11] [日]野口省己:《回想缅甸作战——第33军参谋痛恨の手记》,第177页。杨雪丽译。

[12] 黄杰:《滇西作战日记》,第474页。

[13] [日]辻政信:《滇西之决斗——十五对一》,据钟彬《龙陵会战史》附录第四,第166页。

[14] 《德宏史志资料》第八集,第100页。

[15] [日]野口省己:《回想缅甸作战——第33军参谋痛恨の手记》,第244页。杨雪丽译。

[16] [日]辻政信:《滇西之决斗——十五对一》,据钟彬《龙陵会战史》附录第四,第152页。

[17] [日]辻政信:《滇西之决斗——十五对一》,据钟彬《龙陵会战史》附录第四,第172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