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童年的风花雪月

(2017-09-22 08:53:16)

散文:童年的风花雪月
童年的风花雪月

                                            王哲珠

一直很想讲讲童年的风花雪月,属于我们那时候的。走过长长的岁月,偶尔站下,转身,那段远去的时光像枝叶蓬发的林荫道,童年那些风花雪月的片断是烁动的光斑,精灵般生动了林荫道。它们零散地跳动在遥远的光阴里,我想用笔留下它们,但它们毫无规律,让我思绪纷乱,因此,请原谅这些与它们相关的文字也纷扬如碎片。

我的文字触及过去的时候,总是最先在黄昏寻找记忆,田园的黄昏,那时候,与田园相关的一切都在。夏日的夕阳被日子拉扯得极长,韧性十足,童年的我着迷于变形的影子,在影子的长度里想象长大的美好前景。脚底是活的,路面沙子的温度几近温柔,因贫穷而赤脚的悲伤变得无足轻重。风拂过肌肤时带了感情,如果你知道黄昏之前烈日下一整天的劳作,割稻、打谷、扎草,知道脸面脖子以及手臂被稻叶或镰尾留下多少痕迹,知道汗水怎样在身上肆意爬蔓,就能理解那时风的感情。父亲用草在田头摞出半围小小的空间,烈日被挡在那围空间之外,躲在那小方阴凉里,吃着他从哪里弄来的两颗李子,父亲的形象在阴凉和李子的酸甜里变得牢固。结束一天的劳作,颗粒归仓时,我们离开田头,转身,父亲摞的草堆安静地站在余晖里,从未想过它就那样站成了记忆。远远的前方是村子,炊烟很淡,有种抚慰人心的悠闲,当然也想不到,多年以后,它们会成为某种意象,在记忆里无声地歌唱。

如果说劳作的日子是那些岁月的主角,节日则是惊喜,是光斑里最烁亮的一片,坚实的劳作让节日拥有充分的放松理由,庆祝变得理直气壮,节日里,我们的期翼与快乐都被数倍地扩大。我最喜欢谈论的是中秋,随着留在身后的岁月愈来愈长,除了作为节日的喜庆,它所被赋予的诗意甚至禅意,使它深入人心。

那一夜是被允许出门、允许畅快玩耍的,我们变得富有,手里拥有半截蜡烛,袋里拥有几颗油甘糖果。寨里寨外的角落是要跑遍的,手里是要提灯笼的,利用那半截蜡烛和各种纸张、破布、薄膜,各自制作,所有孩子的灯笼齐聚一起,是寨里孩子们一次手工、趣味与想象的汇合。路面的砂子是霜白的,瞒了父母,鞋子扔在某个墙角,提了灯笼赤脚跑过,变成隐密的乐趣,时至今日,仍得感觉得到那份通透的清爽。树梢从未有过的清晰,印在地上,线条干脆,黑白分明,满地是剪纸。与月光月影的黑白成强烈对比的,是各家的供桌,不管家底怎样单薄,总要尽量弄得色彩浓重,秋天水果的色彩,烛火的色彩,各式手工元宝金塔的色彩,孩子书本书包的色彩,这些尽力地灿烂着单调的日子。

日子里的意外也是无法忽略的光斑,经过岁月之后,当时的艰难变得容易面对,甚至值得珍视。简单的田园日子里,台风与洪水或许是最大的意外。被风声惊醒,屋前竹梢被风撕扯的声音,屋后风卷着雨的呼啸声,和年幼的弟妹缩坐在木床上,木床有顶板,是屋里唯一安全的角落,母亲守着,不让我们将头伸出床外,屋顶的瓦片正在摔落。我看到屋顶被风吃了个大洞,看见洞外深黑不可测的天空,风还在继续嚼着瓦片。父亲不在,母亲说他到外面去查看屋子的情况,她安慰我们,父亲会找到办法的。但我听见母亲的安慰里带了哽咽,多年之后,每每有台风,我仍会记起母亲的哽咽,只是不再单纯是辛酸,更多忆起的是父亲深夜顶着风雨查看屋子,这片光斑成为我后来跨过某个坎时,隐于最深处的力量。

我相信幸运的孩子必定有一个闺蜜式的伙伴,上学放学一定拉着手走,一块凑着去洗衣,若有可能,饭碗要端到巷头巷尾凑着吃,一起捡柴火找猪草,暑假挽了手去摘麻芽卖钱,希望开学换一个新笔盒。麻芽总被摘得很稀,我们的心思动到麻芯上了,麻田主人像有了神通,总是那么快感觉到麻田有难,大骂着追来。于是没命地跑,跑也要拉着的,弃了朋友是不义气。直跑进家门才放心,然而不甘心,于是乔装,多扎了根辫子,换了件短袖,坚信不会再被认出,挽了胳膊,重新奔向田间,寻找新的麻田,一起分担着惴惴的刺激感,这种共犯式的分担成了难以忘怀的关系。然而,义气的朋友也许转眼间就闹了矛盾,因为极小的事,小到记不起任何一件,只知道终归会和好,各自找了极拙劣的借口,深信那借口说服了自己也说服了对方,给自己也给对方台阶下。我是如此怀念那肯为我找借口,自己也愿意为之找借口的人。

更幸运的孩子,或许还会有异性的伙伴,女孩会发现有个男孩,比其它男孩更了不起,看见他时忍不住笑声脆朗,无需要任何理由。男孩或许会有个特别想欺负的女孩,拿虫子吓唬、远远喊人家外号的老把戏百耍不厌。多年前的那个男孩,我早已记不清模样,甚至记不起那个名字,但清晰地记得他塞在书包下的明信片,像揣了国家机密,揣到树林里才敢打开,明信片上赫然一大捧鲜花,鲜花上绽放着几个大字:祖国好。我想,我若是那个男孩,肯定也已忘掉女孩的脸面,只记得她借给自己的作业本和那羞涩的笑容。

童年的风花雪月被岁月打磨得愈加清透动人,跃动在远去的时光里,我相信这一切已然成为隐形的韧性,支撑后面长长的人世,因了那一份丰满,生命愈加可眷恋,愈加动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