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年花开》导演丁黑:好演员如孙俪,永远处在一种忐忑当中

(2017-10-06 12:09:04)
标签:

杂谈


本期轮值毒叔



诸葛奇谭·谭飞 




大人物李德林


谭飞:导演也是中文系的人,我觉得中文系的人悲春伤秋的也很正常,所以再问问导演的过去经历。因为97年,其实20年前你就拍第一部电视剧了,《大人物李德林》。


丁黑:应该是95年拍的,97年播的。95年下半年年底拍的。


谭飞:所以今年算是你电视剧从业史20年一个纪念日子,如果播出的话。


丁黑:我还真没算过,那个是上个世纪的事儿。


谭飞:当时觉得有人说是像电视剧版的《背靠背脸对脸》,其实《背靠背脸对脸》是有点讽刺意味的一个电影,你是怎么看这个说法的?


丁黑:我可能没有从这个角度想过,但是我觉得可能跟背景出身有关系。


谭飞:西影厂。


丁黑:我本身是西影厂的,电影厂出来的,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我有两个老师,一个叫颜学恕,那个就是号称是中国电影的现实主义大师,他最著名的有一个叫《野山》。


谭飞:对,岳红演的。


丁黑:岳红、杜源、辛明,就一批人。那一年的金鸡奖是他第一个,就是中国电影金鸡奖还没有几届,他拿了大概五六个奖。包括我们这个戏里演四爷的谭希和,当时就拿了最佳男配。他就是号称是现实主义大师,在我们厂的都是非常重要的导演,因为后来他身体不太好。后来还有我们厂长吴天明拍的《人生》和《老井》,这可能是受影响吧,跟老师这种长期的熏陶。还有一个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滕文骥。


谭飞:滕文骥,滕华涛他爸。


丁黑:滕文骥也是一个老导演,现在也还战斗在一线,他的东西就是非常浪漫,也是特别有激情,像拍的《生活的颤音》、《苏醒》,那些早期的那些片子,因为他是中央音乐学院学指挥出身,然后又上了电影学院的导演系,所以我就说他们对我的这种影响,就一个现实主义,一个偏浪漫的,所以包括那个你说的《脸对脸背靠背》,也是我们厂导演黄建新。


谭飞:还有《黑炮事件》。


丁黑:其实就是这个西影厂的东西,它会有一些标签,就是它会有一些,就整个厂会有一种风格。


谭飞:就是对现实主义是比较。


丁黑:当然现实主义发展发展就有点批判意识了。


谭飞:对,艺谋就挺有批判意识的。


丁黑:批判意识再发展发展,它就会有一些黑色幽默,就是不是直接的愤怒,它拐弯抹角的愤怒,就变成了黑色幽默的东西。所以《脸对脸背靠背》也是这种基调下发展出来的,所以我估计可能直接没有什么关联,但是肯定都是在这样一个传承下吧。

玉观音


谭飞:后来再说到这个《玉观音》,因为《玉观音》算是我们大众知道最早丁导的一个,算是成名作吧,但你现在想想当年《玉观音》的那些处理方式,如果说让你重来一次,你觉得哪些你是可以有一些变化的,这种处理的东西?


丁黑:其实我就说呢,我就说一个作品能产生一定的影响,或者是说被大家关注,有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天时地利人和。首先《玉观音》是海岩,大家几乎公认包括海岩自己也认为是他小说里的顶峰之作,是最好的作品。我荣幸,赶上了。另外呢就是海润(海润影视集团)当年也真是,刘总对我也是知遇之恩,当然我在《大人物李德林》以后就跟海润一直在结伴,所有的戏,所有的我也都有参与,但是在拍《玉观音》的时候,也真是就是说无条件的支持,那部电视剧的整个摄制方式跟电影的拍法很像,就是写哪去哪拍,我们就是。


谭飞:那个成本耗费也很吓人。


丁黑:非常吓人,而且那刚才谁还说,跟孙俪两个戏都时间周期比较长,那个也是,那个更恐怖的是单组单机,那时候没有,双机是这些年发展的。


谭飞:那也是得花七八个月。


丁黑:那才26集27集,七八个月,而且我们半个云南,就是安心所走的,所有蒙自、开远、河口、版纳,这个瑞丽,然后再加上它景本身拉的开,我们又跑到丽江,整个云南,再加上本身还有北京的戏,本身还有加拿大的戏。


谭飞:走遍全世界了。


丁黑:对呀,所以那个也是不计成本、不计代价的投资,所以我觉得那个确实成为我个人比较重要的一个东西。当然之前,我其实可能还有一个,我自己也还比较满意的,也是海岩的,就是《致命邂逅》,那部戏当时有好多新人,什么王慧娟啊,包括王千源那都是第一部戏,辛柏青、袁立、廖凡,那都是比较年轻的时候。其实我就说真是赶上了《玉观音》好剧本,好资方好老板投资,然后大家都全情投入,所以你要说是再重拍有什么缺憾,我觉得其实因为那个准备比较充分。


谭飞:比较充分。


丁黑:所以再拍估计我也拍不出来了,那个时候更年轻嘛。


谭飞:还有一个激情还是跟年龄有关,创作者的年龄。


丁黑:那种当时的冲动和新鲜感,那个是很重要的。


长恨歌


谭飞:说到《长恨歌》我是挺喜欢,但是最后的结尾变得特别大。因为原来茅盾文学奖的原著中王琦瑶是死于非命的,但这个电视剧最后她没死,就是这种处理是,为什么会想到这种方式?因为肯定编剧这么写,也是跟导演有一个商量的,或者导演要认可的,你觉得这样的处理,跟原来的变化大在哪呢?


丁黑:《长恨歌》我可能记忆里,可能都会有一种下意识的遗忘,因为《长恨歌》确实对个人的创作经历上,这个怎么说呢,坦率地说,伤害比较大,因为我投入特别大,特别喜欢那个东西。


谭飞:因为您是学中文的。


丁黑:而且耗费时间也长,我们那个编剧蒋丽萍已经都过世了,当时也是耗费的时间很长,也是改了很多稿,而且剧本改得相当不错,但是那时候可能还有些功利心,觉得付出了,总希望要有大的回报。


谭飞:影响力。


丁黑:但是实际上就是说除了圈子里的知道以外,其他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那个期望高,所以失望也很大,其实是说观众实际上是某个时期,他精神共鸣,共鸣的东西不断地在变。我们拍《长恨歌》的时候,大家那会儿我相信你也会有印象,那会儿大多数人还在探讨小资,特别小资,追溯到小资的起源上海,尤其是《长恨歌》,其实它就是写小资的,它的背景身份全是小资,小资的命运。当时我拍完以后,包括审查包括弄完了,三年以后了。变成大家兴屌丝了,所以就一下子时过境迁了。那个其实也是在创作上,特别是电影语言上。


谭飞:画面是很美的了。


丁黑:用了很多比较有意思的一些讲述方式。


谭飞:包括女演员都换了俩。


丁黑:女演员是黄奕和张可颐,当时是黄奕对于演中年以后呢,她有点儿没有信心,因为她那个,正好又是她有一个时间跨度,有一个节点就是解放前解放后,所以当时就采取了两个人来演这个角色,就这么黄奕演前面演少女时代,张可颐演解放以后的中年时代,那么其实当时可能做的比较多的功课,也就是说怎么让这两人的那种衔接,后来得到的评价也是挺好的,就是无缝衔接,很自然的这个过渡,尤其是到中年以后的张可颐了,就是因为她年龄的影响和熏陶吧,她那种风韵、那种风度。因为张可颐本身好像是···


谭飞:TVB出来的?


丁黑:不是,她是留英的,就是她从小在英国长大,她是会有那种···


谭飞:洋范儿。


丁黑:洋范儿的那个东西,那个气质是自身气质中带来的,生活中她也是,永远是板儿板儿的,坐的永远是特···


谭飞:特有范儿。


丁黑:特有范儿,坐的都是那样的,就是一看是家教比较严的出来的,那个黄奕当然是前期少女,还有点少女的那种东西,但是最关键的就是精神上的那种,上海女孩的那种细腻、多情、柔媚,包括盘算、心机那种特质。


谭飞:其实整个演员、剧情,我觉得都不错,就是你说的,可能周期太长了,就拍到播,这个时间正好是,可能观众的注意力,他的喜好又在变化,所以造成了可能甚至有人觉得曲高和寡,好像不像是那个年代、那个时代该看的剧,但是我感觉到导演对这个戏的感情,还是很深的,因为付出是很大的。


丁黑:那个付出是,那也是单机。


谭飞:那这个也是周期超长吧?


丁黑:好像是五个月吧,单机单组三十几集五个月,关键是那个戏也特别累,熬得我就说,经常是熬得全场全都睡下,那会儿年轻嘛也爱熬夜,就剩下三个人,一个我,盯着监视器等着,摄影师都睡了,我们那摄影师是黄伟,现在也很不错的一个摄影师,也自己做导演了,然后还有一个录音师陪着我在那嗑瓜子,然后照明。


谭飞:导演都爱嗑瓜子,郑晓龙也嗑,怕睡着了,是吧?


丁黑:然后照明的那没办法,他要曝光,但是徒弟全睡了,就师傅一个人一个灯戳起来,然后走一圈又一个灯戳起来,好了一觉起来,都是那么熬过来,那个戏把人熬夜熬惨了,所以我们这个戏拍完了时候,当时资方说人家要八月份播能不能行,我一想太好了,赶快播,别等三年又把这气儿给过去了。

那年花开月正圆

谭飞:是,我知道,因为这之前好像也是暗流涌动,这个档期还一直争得特别厉害,好几个戏在争,但最终还是花落了《那年花开月正圆》,导演还是一颗石头落地,所以现在让你再辛苦,你们说没事,我们一天不睡觉都可以。

丁黑:其实要感谢我们的后期团队,我其实在现在的这个阶段都是监工,我这个上百人几百人,我特技大概有六七家公司,然后后期公司,然后就是我自己带着小伙伴,我们导演组,我们剪辑这帮子,就其实全是他们在熬,因为完全是非常规的,这个正常的是不可能实现的。


谭飞:是。


丁黑:这么长的集数,尤其是大家都知道,咱们的戏还要经过两级审查。


谭飞:对。


丁黑:你审查,你必须弄完,你才可能审。这个工作量是巨大的。


谭飞:太大了。


丁黑:我们导演组的那些人天天都是整夜整夜熬,昨天还在说呢,特技有几个哥们儿就没见回家,天天在那醒来就做,困了就歪桌子睡了,然后就做,全是这么赶出来,这肯定不是一个···


谭飞:因为你这戏不是按顺序拍吧,如果您再单组,然后再按顺序拍,那估计得一年多?


丁黑:对,那肯定是。


谭飞:所以全是打乱时空拍的,打乱时空拍可能会导致妆容上,是不是有的时候会有些不严谨?


丁黑:这个肯定自然有一个就是,包括演员自己接受这个妆的这个感觉有一个过程,包括化妆师尽管试了很多次,推翻了定,定了推翻,但是还是会在表演的过程中,现场的过程中,包括跟环境的关系,他会有一些小的调整,但是你又不能大的调整,大的调整有的戏拍了,你就不接戏了。另外我又要说,我们这俩字儿定得神奇,就是这个传奇,我不走写实,因为很简单一个道理,我们要是真写实,你真要按她那个江湖出身,包括其他的人物的那个真正严格地去定···


谭飞:因为真实的只有一个吴聘,其他都是假的人物。


丁黑:对,那么你肯定很多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就像你已经讨饭了,你还能把自己妆容弄得那么好看,不可能,包括服装设计之类的,但是问题在于我们的审美又是基于,所谓漂亮所谓美,它跟整洁是有关系的,跟修饰是有关系的。


谭飞:那肯定的。


丁黑:你要把这些都处理了,她就不好看了,但是视觉上不好看,你让观众喜欢这个人物,又没有所谓的铺垫,你怎么一下子有这个代入感,所以有时候这个会是一个难题,所以我们就说这个传奇给我们松了很多绑。


谭飞:这两个字真的是尚方宝剑,好多事都可以,反正是传奇,它不是完全写实,也不是真实的历史是吧?周莹的后代也没来找过,不像有些戏。


丁黑:周莹的后代也还比较支持,因为这个从开始,当然更多的是公司,就是我们制片人赵毅他跟那边沟通比较多,从一开始这个题材,包括采风、包括收集素材,后人都是陪着的。


大秦帝国


谭飞:好,那我们说回丁导前面的戏,《大秦帝国之纵横》、《大秦帝国之崛起》,这两部影响也挺大,而且从这个戏看得出,导演对历史的把握,就是您说的这种历史正剧,也是很棒的,这可能跟你的这个学养有关,因为学中文的人好像对历史本身就感兴趣,而且你也是陕西人。


丁黑:对。


谭飞:对秦的历史一直可能就是特别感兴趣,也特别想去拍,你自己总结这几部,你的得失在哪?


丁黑:就是你刚才说的学中文的,因为在咱们来说是文史不分家嘛,尤其是···


谭飞:我也学中文。


丁黑:越往后越是,司马迁的到底是文学还是史学?文史不分家的,所以必然受这样的影响,有这样的一种感情吧,所以当时就是不同时期吧,那是七年前拍的吧,一下拍了两部,所以那时候呢还是有点热血沸腾,然后当时看了孙皓晖的小说也是挺激动,但后来因为资方的整个定位,包括跟史实的关系,其实没有用孙皓晖的小说,完全是···


谭飞:就另起炉灶了。


丁黑:另起炉灶,完全没有用他的。因为当时基于两个问题,一个是就是《大秦帝国之纵横》那部戏,就《大秦帝国之纵横》是他的小说,哪一部忘了,就是写张仪的那个,就是秦惠文王富大龙演的和张仪那个,它整个那个构建呢,是苏秦和张仪互动,所谓的这个纵横捭阖,两个合纵连横,他的小说结构是这两个人的互动产生的整个故事,但实际上呢从历史上来说,这两个人差着年头呢。


谭飞:不在一个频道了。


丁黑:因为差了个七八十年还是四五十年,就因为史学界人家已经说,这是司马迁犯了错误,这个定论了,你还非得这样拍,这不是让人诟病吗?所以资方就是第一要把它改了,第二呢就想所谓大秦帝国,那么整个的基点肯定是放在秦本身,张仪和苏秦,尤其是大量的笔墨写苏秦,写连横那一部分,那跟大秦帝国没关系,基于这两个,所以就完全另起炉灶了。当时张建伟有一稿剧本,其实我们真正后来拍的是李梦编的一个剧本,写得非常好,李梦本身我是觉得他文字上有所谓春秋笔法的那个感觉,本身他的那个精神头、气质中,也有很多那种侠和士的那种感觉,平常说话跟你聊天都是很短的句子,都铿锵有力。


谭飞:铿锵有力。


丁黑:所以它《大秦帝国之纵横》的台词也写得特别好,尤其是那样的一个人物,那样一个舞台,是一个很有理想、很有情怀的一个故事,特别是张仪,就是做一个梦,我跟秦惠文王一块合伙说咱,看看能不能就是能够让秦强盛起来,因为秦一直是被其他国家瞧不上,它是游牧民族过来的,所谓又穷又野蛮,那么你怎么登上这个舞台?就是这两个人就是一个理想,然后用他们的外交,用外交加军事,生生的在那个时代就站起来了,所以是非常有理想的一个故事。我从《长恨歌》以后,我自己给我自己定位,作为一个职业导演,基本上都是来料加工,不是我非要拍什么,都是人家找来了···


谭飞:就是约你了。


丁黑:约我一看,我觉得挺好,我用我的专业能力···


谭飞:帮助他。


丁黑:给人打个工,很简单,但是我前提是你这个专业必须根植于你自己得有感情。


谭飞:你要喜欢这个东西。


丁黑:我得喜欢,一看又赶上这个,正好那时候也还有些激情、有些梦想,觉得就可以借助这个抒发一下,到了这个《大秦帝国之崛起》其实已经拍得很累了,《大秦帝国之崛起》是另外一个编剧叫钱洁蓉。


谭飞:不是张建伟?


丁黑:张建伟是打的第一稿剧本,但是后来呢因为张建伟,具体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就是因为资方跟他谈的,而后来我拍的时候,已经没有跟建伟打更多交道,几乎就没见过面,就见过一次,其他的都是跟这俩编剧再沟通,就是也都有点另起炉灶的那个意思,后来这个《大秦帝国之崛起》是一个小女孩,也是挺有情怀的,到了秦昭襄王就张博演的了,那已经开始四处征战了,就秦已经经过秦惠文王的所谓合纵连横,包括拿下四川,拿下巴蜀以后,秦等于自己有了粮食基地,有了兵源,包括都江堰,李冰都是那个时代。


谭飞:李冰父子。


丁黑:李冰父子都是,几代人就是为了秦能够立起来,我觉得就是它那个理想的东西特别有意思。


谭飞:说到秦这个概念,当然秦是陕西的古称,您是陕西的这个乡党,好像陕西人也是对故土意识是特别浓重的,包括你看这次又是一个清代的陕西首富,你对这个秦和秦文化是不是一直是有一个深深的眷恋?就是还是想做一些围绕它的一些东西。


丁黑:我觉得可能更多的是别人...


谭飞:别人找到你的时候,觉得你应该是来拍


丁黑:是帮助我这么一个概念,其实我还好吧,还是那话,作为职业导演,就是想让自己啥都能拍,我尽可能的就是说,各种题材都涉猎,比如说我农村的也拍过,城市的也拍过,婆婆妈妈的也拍过,家国情怀的也拍过,战争的也拍过,当然确实由于这个出身背景吧,当时华视(华视娱乐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找我就是因为,陕西的导演拍过《大秦帝国》,你再来拍这个。



定海

神针


谭飞:又跟孙俪合作过而且。


丁黑:另外就是她跟进以后,那么确实以孙老师现在的这个影响力,这个盘子马上就不一样了,后来我们编剧苏老师也不断地说就是,其实一个伟大的剧本是需要有伟大的演员来成就的,真是那话。因为确实有了孙俪,后来有了这一大帮子都非常棒的演员,就是我不管今天播得怎么样,或者是好或者不好,还是那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只是从我专业的角度,就是天天在现场面对这些人,面对他们去呈现出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你一看那个角色就是越来越有光彩,人物越来越丰满,每一场戏下来以后,就是我会特别有幸福感,后来有一天我给苏老师打电话,确实我说苏老师,之前我一直在夸你剧本,但是我现在真是觉得···


谭飞:就拍起来更觉得剧本好。


丁黑:一个伟大的剧本必须有伟大的演员来呈现,而孙俪确实是整个呈现的开头。


谭飞:对,而且我觉得她的特点是无欲则刚,因为她也不想通过这个挣钱,她也不是说一年拍几个戏的人,她没有欲,没有欲反而她在里面的表演就是全心投入,真正的跟那个角色活在了一起。


丁黑:而且她就是特别像,好演员就是这样,其实她呢永远是在一种忐忑当中。


谭飞:对,焦虑中。


丁黑:她焦虑和忐忑,实际上是跟角色的这种,相互之间的交流、相互之间的融合,因为你毕竟是现实的你,角色是另外一个客体。那么自我和客体之间的这种,哪些地方交融了,哪些地方又有点,老是在这样的一种磨合当中,或者是在这样的一种推敲当中,她就经常是处在那种一会自信得不得了,一会又不相信的那个,但我觉得那个创作的快感就在这。


谭飞:但确实看得出导演对于演员的把握,我认为包括你看里面的何润东,包括那几个老戏骨,都栩栩如生,甚至那个着墨不多的,你像他那个就是,被诬告他跟她通奸的那个下人,都是好像觉得挺有戏的,包括那个压寨夫人。


丁黑:所以我就觉得这个组的氛围,当然自吹我每个戏的氛围都挺好,这个组也尤其是这样,就是说大家就都是一门心思,演员们在一起也是,聊的也是这个,平常谈的也是,那个状态也是,然后好多人都是,我说包括俞灏明,包括还有我们演那个王世均的李泽锋,演查坤的李艺科,都是属于拍完自己的戏不离开现场。


谭飞:还在那研究戏。


丁黑:还看别人的戏,所以那个氛围特别好,所以我还真是觉得就是说,播的好坏,那播好肯定是满足,这毫无疑问,你付出你肯定是需要肯定,但是我觉得拍摄现场的那个过程、那种体验,就已经很幸福。


谭飞:幸福感很重要。


丁黑:就是你想大家齐心协力、相互感染、相互给劲儿,每人都是把最好的一面留在剧组,你会觉得这个很美好,真的是很美好。


职业

导演


谭飞:那丁黑导演下一步的规划是什么?有没有可能去拍仙侠,大IP剧那种?好像你不是太喜欢拍这些,你就喜欢那种比较···


丁黑:我不是,就刚才我说的是,就是完全取决于人家找我的是啥。


谭飞:还是说你内心没有说我哪些不能拍,哪些我就想拍?


丁黑:对,我现在已经我就说,《长恨歌》之后,再也不拍我非要坚持想拍的,都拍别人找我拍的,找我来拍一看我能接,然后条件也还可以,OK。


谭飞:那你这种变化,最主要还是你觉得,有些东西导演就单纯一点好?


丁黑:对,一个是导演单纯一点好,一个就是,其实导演分两种,就是所谓的作家型的,但电视剧做作家型导演很难,因为它体量跟电影不一样。


谭飞:电视剧是没有文艺电视剧的说法,都是叫市场电视剧。


丁黑:都是市场电视剧,这是第一,第一这定位我一想这做不了,做那个是很清贫的,我也没那个骨气,也真是,你得养家糊口,对不对,再加上跟我好多年的这个团队,大家都得生活,你肯定就不断地得接戏了,你接戏你老选择你自己的那个,你要一下折了呢?折了一下,这几年就没人找你了,那人家找你的肯定已经经过一些市场论证和判断了,对吧?


谭飞:相对还是成熟一些。


丁黑:要是这种,可能性就更那啥嘛,还有你自己用专业的知识、专业的能力、专业的操守,你把它做完了就挺好,所以我就不会像以前那么执着了。


谭飞:行,那谢谢导演,希望导演有更多更好的剧给我们看。




深夜听四味之



丁黑


声音 | 丁黑

▾  点击收听  


《四味毒叔》是由策划人谭飞、剧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宋方金四位毒叔发起的影视娱乐圈第一垂直独立视频表达平台。欢迎有个性、有观点的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经纪人、评论人、出品人等前来发声,或脱口秀,或对话,观点不需一致,但求发自内心。“说”责自负,拳拳真诚在心。

《四味毒叔》第168次发声



微信ID:siweidushu

长按图片    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   

内容推荐  新媒体商务合作  可发邮件至:912642513@qq.com                





《四味毒叔》出品人、总编辑谭飞

执行总编辑曹思东

已涵盖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新浪、腾讯、搜狐、微博、 一点资讯、豆瓣、知乎、   猫眼、格瓦拉等11大媒体平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