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8-02-10 19:06)
标签:

杂谈

 


团圆年,团圆饭

一年又一年,家家窗花艳,一年又一年,岁月摧人老……
晃然间,自己不再年轻,是啊,儿女都过而立之年了,大孙女都过八岁啦,仨孙是我生命的又一程人生,又一程须尽欢的人生啊。
一年又一年,今又逢年,很想回老家,看看村里是否还有人记得那些渐行渐远的年俗。

腊月八过后,年就越来越近了。扫舍,把家里里外外打扫一遍,把厨房里的碗碗罐罐擦洗的一尘不染,把土炕里的灰掏出来拉倒田地里,把家里每一个角落,都收拾得干干净净,就准备过年喽!
腊月二十三,是小年,要祭灶,首先在厨房放上香炉并上香,供上祭品,农村人就用桃形蒸馍当供品。
村里不时会响起此起彼浮的猪叫声,杀猪的匠人穿着皮衣服,忙得一天都顾不上吃顿热饭。
家族里谁家杀了猪,可是要请客的哦。
于是,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雪花飘飘,茶禅一味
文/祁静
天空,雪花飘飘,冷风袭人,这样的日子,适合蜗居在家。
室内,孙孙们,嘻戏着,玩玩具,画画,孙女爱学可,更爱涂鸦,玩累了,孙子要睡觉了,孙女还在继续画她的蓝天白云,花草房子,多么美好的意境啊。
想起老家红泥小火炉,每年冬天,想往纯朴的农家日子。
冷冻寒天,家里炉火,好旺,好旺,两个人,一盘菜,熬得金黄的小米米汤,烤得金黄的馒头,温暖如斯,所以,不愿在城里暖气房里,隔段时间必回老家,看村庄的炊烟,享受红泥小火炉的家常便饭。
想着,思绪回到眼前。还是翻书吧,还是翻那一摞摞旧稿纸吧,那里头有过去的文字,有当时写它的心情。
此刻好清静,于是,泡杯红茶,坐在桌前,看林清玄的〈心无挂碍,无有恐惧〉一直喜欢读先生充满禅意的美文,从中受益匪浅啊
时光,缓缓走,日子,静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容度日,与山水共清欢
文/祁静
时光清浅,梵音吟唱,此去经年,时光的慈,岁月的悲,都是淡淡的禅,缱绻在指尖的温婉,依旧是日子凝香中醉人的嫣然。
自九月与娘亲,天人永隔,无言的悲伤,浸透心肺,一直走不出失去母亲的痛苦。
因此,记忆力减退,病痛缠身,转身即忘在做什么,从未有过的颓废,从未有过的空虚,让我不能自拨。
为此,女儿着急,看医生,陪伴周末出去走走,逛商场买新衣,食美味。为此,同学珠珠时常打电话嘱要想开,要振作,要照顾好自己……
是呀,老人己近八旬年龄,是寿终正寝,是应该欣慰的,在我最难的时候,有妹天阴雨下陪伴,与我一起伺奉床前,看着老人安祥的离去,此情此景,永生难忘,不说谢,唯有懂。
试着走出悲伤,写写字,看看电视,听听佛经,每晚必听的5分钟心理学及一些名家讲课,比如樊登读书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5 09:51)
标签:

杂谈

 

说草木
文/祁静
冬天,徜徉在泾河畔,仰望熟悉的青福山,它坐落在家乡南边,夏季草儿青青,禅意暖心,因为'青福山禅寺'就在那里。
七月十五,是庙会的日子,大德高憎专程至此,颂经,祈愿国泰民安,福寿安康,善男子善女子虔诚跪拜礼佛,多么葱茂万物诗意的季节啊!
时令,总是按它的季节变化,转眼到了秋天,草,慢慢地枯萎,树叶飘落,诗片一样,一片两片三片……
草木,以它独特的诗话,叙述一个季节的老去,蒲公英,哪去了?菊花哪去了,喜欢菊花“秋风霜降,百卉留实,寸草结子,惟黄菊繁花密蕊,东篱傲霜,能使人助长不畏艰难的品格,以昂扬健康向上之气度和不屈不挠之精神面对人生”。
花落一地,形状不一,像一盘棋,秋天输给了冬天,噢,南飞雁,叫声哀,只为筑暖,不辞奔波苦,云裳衣,薄暮凉,草木之心哪里寻?
想起,迎春花的美丽,想起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3 10:20)
标签:

杂谈

 

愿今生,永如初见
文/祁静
“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
今早读美文〈愿今生,永如初见〉颇有感触。
愿今生,永如初见,无论父子母女,姊妹,同窗好友,能在人生长长的路上,少一些陌生,少一些成见,少一些恩怨。多一点理解,多一点体恤,多一点爱,永如初见,多好!
可是,可是,父子反目,母女嗔怨,姊姝隔阂,在媒体现实里屡见不鲜!
很想说,这一生,能成为父子,母女,姊妹,同学,好友。是上苍佛祖赐予的最美缘分,是今生难得的遇见,不要走着走着就生分啦。
生活,有很多不如意,日子,有意想不到的遭遇,谁也无法料想明天和灾难,哪一个先来!
所以,珍惜缘分,珍惜拥有,珍惜一直对你好的人。
如若,平俗的日子里有什么不愉快,有什么苦恼,说出来就好。
一直觉得是自己不好,丢了一些真情,但那都是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4 12:30)
标签:

杂谈

 

老屋的木格花窗

冬天,寂静的老院子里,有点苍凉,没有了春与夏的繁花,也没有了秋的菊花之香,唯有老屋守望,用无言诉说曾经的故事……
从十几年前公公婆婆去世之后,没有了它的热闹,没有了两位老人慈祥的音容笑貌,没有了公公早晨熬罐罐茶的袅袅烟花,没有了婆婆迈着三寸金莲在院子里喂鸡的身影,没有了哥哥嫂嫂们常来串门看老人那熟悉的脚步声,没有了侄儿们来家热闹的戏嘻说笑声!

从八十年代初,我嫁到泾河畔的小村庄,就一直和公婆生活在一起,平平常常的日子,走过春夏秋冬,严寒酷暑,走过泾河边每一寸土地,用汗水浇灌了责任田的每一粒麦子,耕种,施肥,拔草,喂牛,挖圈……琐碎的日子里,公公念及我和夫君在外做小生意不易,锄草,收割接送儿女上下学,照看门户收拾陋室,公公曾是教师,也是旧时老先生,深受村民爱戴,村里红白喜事,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3 14:52)
标签:

杂谈

 

意外的i惊喜
文/祁静
小雪节气,感恩节之日,恰逢祁云的第七讲文化大讲堂开说,我早早准备,却感冒不好,心想,撑着也是要去的。
中午时分,从泾川赶来的铁粉好友悉数而到,二丫信息说,己到图书馆,嘱我慢慢往来走。
前一天,我去花店订了花,红玫瑰,太阳花,紫雏菊,满天星,都是三丫最喜欢的,我们几个一路同行,走过十多年,谁喜欢什么,总是懂得。
课开中间,淑红将花奉上讲台,三丫鞠躬接收,开讲继续。
不愧才女,博古引今,妙趣横生,让听众走进李白杜甫诗词里,领略《将进酒》的豪迈,体味盛唐才子的悲天悯人情怀。
我静静地聆听,左二丫,右陇三,他俩都是文相投,意相随的雅人。
在意趣未尽里,三丫人文疗愈的精彩演讲,在热烈掌声里,她走下讲台,与故交好友粉丝握手说话,她的亲和力和幽默是出了名的好!
我迎面来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大梦经年,相守以暖
文/祁静

走过一年又一年,看过花开花落,世事如棋局局新,日子过去了一天又一天。
终于,我不再是那个当年的文艺青年了,不是那个有一腔热情的女子了,不再是那个对文字有彻骨热爱的文学爱好者了,是什么呢?
四季重叠里,成为一个随遇而安的人,白发银丝里多了一些厚重。多了一些深思,接受了一些命运的不公。与生活讲和,与日子讲和,与自己讲和,与现实讲和。风轻云淡里,微笑向暖。

这世界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只有自己努力地向前,坚强隐忍和看开,才能拥有更好的生活。
大梦经年,相守以暖,什么都能改变,初心不能变。
有一夭,看着仨孙在客厅嬉闹,乱得不成样子的玩具,到处都是,再看娃爷爷满头白发里慈爱的看着孙孙们玩,满眼的幸福。
想起三十八年前,我二十岁,他二十四岁,头发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23 19:47)
标签:

杂谈

 

秋天,一些情愫
文/祁静
南山,秋叶飘落,红叶,是一抹亮丽的风景。
穿过常走的杏树林,叶枯枝瘦,寒霜如素,垂柳黄叶,尽收眼底!
今天,是九月十五,送孙女上幼儿园之后,去圆通寺,好久不曾去,圆通寺新修的罗汉阁让我顿生敬意,经幡浮动,颂佛回向,法喜充满。
天气晴朗,阳光灿烂,真是个礼拜的好日子啊。
遇见几位相熟的同修大德,双手合十,送上敬意。
霞同学是虔诚的佛教徒,属佛系之人,从不间断礼佛修行,这不,又遇见她啦,互致问候,她说,要回去看不到一岁的乖孙孙哩,我笑说,从此,我们都是孙奴么,便握手告别。
我不用着急回家,转转南山,看看秋景,想想心事,整理思绪,然后,下山,去菜市场,买些菜水果再回家,夫君哄孙子熬米汤,做早饭,一进门就有热腾腾的米汤菜和馍馍吃。
此乃家常便饭也,也是我烟火日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7 20:28)
标签:

杂谈

 

秋天的主妇们
文/祁静

秋天,风起,叶落,地寒,瑟缩的草儿告别大地,肃静的田野,零星的鸟儿,在头顶鸣叫着,飞向远处。

秋天,最忙的该是主妇们吧。
村里的砂盘上,晒满了红红绿绿的萝卜干辣椒丝,屋檐下串串红辣椒挂在那里,邻家大嫂的巧手,能扎花,能务庄稼,这不,挂完红辣椒,又开始切萝卜干,腌韭菜,硪酸菜……
秋天的主妇们,忙并快乐着!

前几天,回老家,院子里种的白菜萝卜辣椒一样一样的可爱哦。
我把萝卜从地里拔出来,把红辣椒摘满一篮子,然后装袋送到一个妹妹家里,妹妹与我情同手足,在我最困难,最无助,一秒一秒熬日子的时候给予了我温暖和爱,这种情分超越血浓于水啊!
烟火日子,便是我们平常人必须要好好过得,快乐过得,我没有大的志向,给家人做可口的饭菜,给孩子做爱吃的食物,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21 11:20)
标签:

杂谈

 

当秋叶落满了泾河

秋天,落叶一片片掉在地上,金色的,褐色的,像诗一样漂落着。
绵绵秋雨里,我站在一棵柳树下,落一地忧伤。

好久没有更新微信,有友友不时问我,发生了什么?大姐咋不写文字了,感谢同窗好友的惦念和问候,我的一切都好,只是有些家事需要沉淀心情,大姐上了年龄,身体欠佳,眼睛不好,所以,文字之于我今后的生活,是可有可无的,写了四十多年,厌了倦了,唯有家和安顿心灵,才是最重要的。
秋天来了,寒霜晨露,当泾河畔的田野树叶都是一片萧瑟时,感叹生命的无常,感叹生别死离的伤悲,但是,有的离别,是无奈和身不由己的……

笔弱墨细,道不尽人间沧桑,有些怀念,注定要在光阴之外流芳。
在此,要特意感谢有些不一样的情意,在我需要帮助和伤感时,那些四十多年的老同学们,伸出了温暖的双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陇东麦子
陇东麦子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7,608
  • 关注人气:1,3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一瓣心香

听花开花落的声音

看岁月悠悠的往事

写拈花微笑的感悟

留青丝白发的日子

麦子的一路花开

  陇东麦子,原名:祁静。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于甘肃平凉的崆峒山下。高中文化程度,自修获得文学与写作大专文凭!

  平凉市作协会员。一九八三年开始发表文字,曾在《诗人艺术家》《南方青春诗选》《甘肃农民报》《甘肃广播电视报》《平凉日报》《西北时报》《崆峒》《暖泉》等报刊有文字发表。散文,诗入《平凉五十年文学作品选》。
  二零零六年开博至今有《陇东歌谣》《六零听吧》《博客里的花开花落》《花季的天空--我们的孩子》《我从陇东来--诗》等一千多篇原创文字在这里安家落户。
  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平凉日报》刊登专访。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平凉电视台《走近百姓》专题报道!
二零一五年获《平凉日报》复刊三十年征文二等奖。
二零一五年获“国税杯,”我和我的中国梦”征文二等奖。
在网络平台“人人平凉,心在江湖”有多篇文字。
二零一五年第三期《龙泉读者》发表“静听龙泉”
二零一六年第一期《平凉文艺》刊出“平凉记忆——碾场”。

 我的写作
  以最纯净的心,以最清澈的眼,以最深的情。写我心里的爱,眼里的世界。
 “素心。布衣。缱绻尘梦间”.
   
   告之
  本博客文字皆为作者原创,谢绝转载。
 邮箱:qjsyrg@163.com
 
  好友已满,关注已上限,敬请谅!
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
常牵挂与要欣赏的

必读之才博

草根之家博

张粉霞红袖

小麦芳草地

大西北文学

文化在线网

生于60年代

平凉新闻网

张爱玲文集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