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8-02-10 19:06)
标签:

杂谈

 


团圆年,团圆饭

一年又一年,家家窗花艳,一年又一年,岁月摧人老……
晃然间,自己不再年轻,是啊,儿女都过而立之年了,大孙女都过八岁啦,仨孙是我生命的又一程人生,又一程须尽欢的人生啊。
一年又一年,今又逢年,很想回老家,看看村里是否还有人记得那些渐行渐远的年俗。

腊月八过后,年就越来越近了。扫舍,把家里里外外打扫一遍,把厨房里的碗碗罐罐擦洗的一尘不染,把土炕里的灰掏出来拉倒田地里,把家里每一个角落,都收拾得干干净净,就准备过年喽!
腊月二十三,是小年,要祭灶,首先在厨房放上香炉并上香,供上祭品,农村人就用桃形蒸馍当供品。
村里不时会响起此起彼浮的猪叫声,杀猪的匠人穿着皮衣服,忙得一天都顾不上吃顿热饭。
家族里谁家杀了猪,可是要请客的哦。
于是,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7 07:43)
标签:

杂谈

 

沉静一段时光

读雪小禅的“一个人”她说:“一个人是寂寞的,是一道风景,是丰子恺的那幅名作《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空灵的只剩下一钩新月和冷掉的茶,而人已经孤独于月下寂影里……”。
这大概就是沉静之后的感慨吧。
是的,人生不只有热闹,还要有孤独,如若与一群知友相聚,喝茶聊天,肆意地笑,不作淑女,不管谁是谁,尽情地玩,多么美好愉悦的一幅画面啊。

今年夏天,史无前例的雨多,花儿被淋的落了一地花瓣瓣,庄稼被摧残,泾河暴涨。
雨,充斥着这个本应嫣然灿烂的季节。
看泾河水的奔腾,各地暴雨成灾,心莫名一颤,浑浊咆哮的洪水冲击着我的思绪万千……
玉米被淹,麦子收割回家,没见阳光,眼前,是挥汗如雨的农人啊,他们戴着草帽在地里扶倒了的玉米苗,在土炕上晾湿淋淋的麦子……
怎样的忙碌,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0 05:57)
标签:

杂谈

 

我是岁月的拾荒者
文/祁静

看到祁镇平老师发的一段话:“念旧的人都是温柔的,他们是岁月里的拾荒者。那些被时间狠狠抛下的东西,是他们久久不肯放手的回忆。念旧的人又是坚强的,不然又怎能面对曲终人散,人走茶凉'?
喜欢其中一句:“他们是岁月的拾荒者”虽然我不坚强,但我也是一位岁月的拾荒者。
从豆蔻年华到顺耳之年,近六十年,一直在岁月的路途和各个角落捡拾生命里的故事。点点滴滴琐碎的日子,用青春谱写花儿一样灿烂成长。用丰满的中年沧桑历程,写家的温暖,写儿女的成家立业,写天伦之乐的幸福。
人生的路途,不停地捡拾,拾到了尘世之纷繁喜悲哀乐。拾到了亲人风雨同舟的光阴故事。拾到了爱情友情同窗的相伴。拾到了带我飞过绝望的情谊。拾到了来自遥远他乡的珍贵牵念和帮助。

人生路途,不只拾到了美好。也拾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人生,就是一步一步往前走
文/祁静

窗外,夏雨绵绵,远处,一片沧茫,我站在阳台,聆听雨声,
回忆一路的点点滴滴……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会干什么?我会遇见谁?
想着,不禁莞尔一笑,哪能呢,出身不可选择,人生不可选择,只能一步一步往前走。
走的过程,便是经历过过程,父母无法选择,他们一生只有苦着累着,拉扯我们长大,只给温饱与安身立命之处,精神上的,他们给予不了多少,全凭我们自己成长。

心里矛盾了很久,请女儿为我建了“陇东麦子说人生”公众平台,真心的说,如今,不适合建公众号且自己年近花甲,眼力不济,到了顺耳之年,应好好享天伦之乐,然,四十年爱文学的心依然如故。
便慌恐与不安地进了公众号这个精神家园。
第一篇是柳小瑛先生为我写得《祁静的花园》此文真情叙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宝贝,愿你的日子天天都是“六一”儿童节
文/祁静

花儿红,笑脸红,裙子美,跳来跳去,银铃般的笑声与“我爱北京天安门”的歌声飘向远方……
这是大孙女和妹妹弟弟一起边玩边唱的歌。

看着仨孙翻天覆地的闹,玩具仍的到处是,她们的爷爷耐心地收集着东一个西一个的玩具,时儿对小孙子说:小心跌倒,泉泉,你是姐姐,把妹妹弟弟看好,继尔又忙……
我们家自有仨孙,我和娃爷爷格外忙。
早晨,送大孙女上小学,然后领瑶儿去幼儿园,回家后吃早饭后我洗娃的衣服,打扫卫生,再抱小孙子出去晒太阳,顺便把上学的泉泉接回家,吃中午饭,吃完饭该哄小孙子睡觉啦……
一句话,怎一个”忙”字了得。
但忙得心甘情愿啊,看着三朵花一样的孙们,甚是开心。
花开三朵,各表一枝:
泉为长,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负岁月,不负窗前梅

那一年,那一次的遇见,那一次雪天的《窗前三枝梅》让我想起很多。
2013年冬天,是春节喜气的日子,我们仨择日相聚,然后去南山,正好一场雪后,满山银装素裹,我们仨的笑声,至今天依然响在我的耳畔。

时光不紧不慢地走着,日子在素心牵挂里,像亲人一样聚离有时,温暖相伴。
春天,看见杏花的时候会想起她俩,会想起寒冬关于梅的佳话。
夏天,看到类似梅的花儿,又会生出几丝情长,又会笑眯眯地想起站在写有“窗前三枝梅”的石板前,仨人笑上天赐予的这芬芳之美。
右手琴,左手云,走在苍朴拙朴里,我不善幽默,那俩丫灵牙利齿,老“欺负”俺这大丫,但总是开心在幸福的家常温暖里。
一直不敢忘记那年冬天,不敢忘记“窗前三枝梅的”那一时那一刻。
岁月过去了五年,我们仨依然在情深意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走在闹市,我看不一样的风景
文/祁静

城市,楼房林立,霓虹灯下,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商铺排排,小贩喝卖声此起彼伏。
谁家音响里李玉刚唱的:“刚好遇见你……”从远处飘来。
一个周末的中午,我随心随意地走在我生活的这座城市,走在菜市场,走在南山公园,走在柳湖树丛中,走在绿地广场,走在一簇簇花草畔……
然后,我走到城市一角那个卖鞋垫的老太太面前,买了一双花鞋垫,拉了一会家常。
那个老人,常年累月坐在炎炎夏日或风声冽冽里,没有问过,她为什么年迈了还出来卖鞋垫……
不必知道老人住于何处?家人在哪?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生活里的难,扎心的事啊。
只看见她沧桑的额头上刻着岁月的诗行和晚秋之年的生活景象。

便民市场,我经常看见一些老人吃力地拉着架子车,摆菜摊,葱一行,韭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0 09:29)
标签:

杂谈

 

烟雨崆峒山
文/祁静

五月,如花,山涧绿水尽诗意。
五月,我在去崆峒山的路上,终于看见了沿途一挂挂白如玉的槐花,了却了我今年渴望见它的心愿。
五月,我如约去了崆峒山,塔院香火缭绕,居士身着海青,虔诚颂经……
我站在四十年前曾经的古塔下,仰望顶端那棵苍松,仿佛老朋友,仿佛长辈,亲切美好。古松是守望崆峒山的精灵啊。
洁手,焚香,祈祷,是每一个来崆峒山游客的虔诚与心愿 ,我亦是。
今天,烟雨蒙蒙,崆峒山上叶绿花红,丛林间隙雨后阳光像金子一样闪亮茗天,喜欢这温润泽万物的阳光,温暖,清明,山峰回路转,碧玉般的崆峒山寺庙里梵音浅唱,像是呼唤迷途的灵魂。

每年的五月,我都会去崆峒山,邂逅一些人,邂逅一些事,邂逅法喜充满的一颗莲心。
四十年来,我每一年都会登上崆峒山,一路景色,一路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4 15:11)
标签:

杂谈

 

五月,槐花飘香
文/祁静

五月,槐花,是满山遍野的主角,是白色的瀑布,到处是槐花飘香的花园。
五年来,在美好的五月,我都会去泾川赴槐花之约。
今年5月6日,我因平凉三中78届同学四十年见面会而未能去泾川,也因今年寒冷的天气,槐花被冻着了。花之殇,令我没有了去看槐花的兴致。
二丫,说姐姐没有来泾川看槐花,心里欠滴,我笑说,今年槐花没有往年的繁花,就不来讨扰啦,也因了事耽误,错过了花期,明年五月再见槐花。
三丫懂我,知我偏爱槐花,5月6号下午给我打电话说,她从泾川看槐花回来了,给我带回了槐花,我说,还在“融庭酒店”和同学拉闲,让女儿代收。
不是三丫从泾川带回槐花,今年我没见过槐花,也因身体原因,我没外出寻槐花之美。

说起槐花,想念槐花囷囷,小时间,困难的日子,在青黄不接时,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09 13:38)
标签:

杂谈

 

【侠骨柔情】石上柳 | 祁静的花园

原创 心在江湖2018-05-09

作者 石上柳

祭,不悔文学来自心在江湖00:0004:51

作者:祁静      朗读:石上柳

一夜暖风,叩开了祁静家的门扉。失去了门扉遮掩的花园,便彻底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了。

  几只鸟雀无比好奇地从远方飞来,借着阳光的力量,翅膀一敛,落在了花园旁,东瞅瞅西看看。花园美景,使鸟雀们禁不住一阵欢跃。正在屋中静读的祁静,一听鸟声清脆,立马放下书本,轻挑门帘走了出来。

  鸟见有人出,向前跳跃了几步,又站立原地,回眸凝视。祁静怕惊扰鸟雀,静静地站在台阶上,瞅着眼前景,只是笑。阳光柔和地洒在她的脸上,显得那么安详而和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让我们珍存这美好的重逢

五月如诗,五月如画,五月如歌。
我们平凉三中78届高中同学见面会在“融庭酒店”如期举行。
相约五月六日,在刘兴亮同学热情洋溢的致词中,我们回忆起当年校园里那些纯真的往事……
老师的讲课声,同学朗朗读书声,大操场上的哨音声,都是一幅幅温暖的画面。
一百多位同学陆续从四面八方赶来,男同学西装革屐者有之,女同学花儿般的美丽,真是惊艳了时光。
很荣幸,作为同学代表发言,虽然说得不尽人意,但我祝福老师,同学的心,是真诚的。
荣幸,不管是一班,二班。还是三班,四班大部分同学能一眼认出我,伸过手的那一刻,心被温暖,好多同学和我从小学到高中一路走来,走过了四十年,她们在我生命里一直相伴相随,亲如姐妹。
三班的男生,他们坐成了一排,我有幸坐在他们中间,留下了相聚的合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陇东麦子
陇东麦子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8,281
  • 关注人气:1,3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一瓣心香

听花开花落的声音

看岁月悠悠的往事

写拈花微笑的感悟

留青丝白发的日子

麦子的一路花开

  陇东麦子,原名:祁静。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于甘肃平凉的崆峒山下。高中文化程度,自修获得文学与写作大专文凭!

  平凉市作协会员。一九八三年开始发表文字,曾在《诗人艺术家》《南方青春诗选》《甘肃农民报》《甘肃广播电视报》《平凉日报》《西北时报》《崆峒》《暖泉》等报刊有文字发表。散文,诗入《平凉五十年文学作品选》。
  二零零六年开博至今有《陇东歌谣》《六零听吧》《博客里的花开花落》《花季的天空--我们的孩子》《我从陇东来--诗》等一千多篇原创文字在这里安家落户。
  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平凉日报》刊登专访。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平凉电视台《走近百姓》专题报道!
二零一五年获《平凉日报》复刊三十年征文二等奖。
二零一五年获“国税杯,”我和我的中国梦”征文二等奖。
在网络平台“人人平凉,心在江湖”有多篇文字。
二零一五年第三期《龙泉读者》发表“静听龙泉”
二零一六年第一期《平凉文艺》刊出“平凉记忆——碾场”。

 我的写作
  以最纯净的心,以最清澈的眼,以最深的情。写我心里的爱,眼里的世界。
 “素心。布衣。缱绻尘梦间”.
   
   告之
  本博客文字皆为作者原创,谢绝转载。
 邮箱:qjsyrg@163.com
 
  好友已满,关注已上限,敬请谅!
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
常牵挂与要欣赏的

必读之才博

草根之家博

张粉霞红袖

小麦芳草地

大西北文学

文化在线网

生于60年代

平凉新闻网

张爱玲文集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